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(完结)

完结咯,撒花吧~🎉🎉🎉🎉


14

    一年后...

   “斩魂使大人,这是今日需要收魂的名单,请您过目...”文判将手中的生死簿交到沈巍的手中。

    沈巍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单,却看到其中一个熟悉的名字,“是他?怎么会?”

   “冥王有旨,让您将他带回来后带他一起过去一趟...”文判收回生死簿,转身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父王...”

   迟瑞听到沈巍的声音,将手中的笔放了下来,抬头看向他身后的魂魄,“想见他吗?”

  “当然可以,走吧...”

   迟瑞站起身,一挥手,三人瞬间出现在锁魂柱旁。

  “他就在这里面...”迟瑞伸手指了指锁魂柱。

   井然看着面前发光的石柱,大步跑了过去,“小夜...小夜!”

    沈巍有些为难的看着迟瑞,忍不住开了口:“父王...这是不是不合规矩?”

  “规矩?我就是这冥界的规矩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我需要一个看柱子的鬼差,啧...我看他骨骼清奇,是个难得一见的奇才,就让他留这儿吧!”迟瑞笑了笑,伸手拍了拍沈巍的肩膀。

   “是...”

   “小巍!”见沈巍转身要走,迟瑞赶紧开口叫住了他,“他还在等你呢...你总得给他一个交代吧!”

   “是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浮生...”

    罗浮生听到熟悉的声音,整个人呆在原地,手中的茶杯也滑落在地。

  “你这个死鬼,当初毅然决然的离开,现在又一声不响的出现,你敢再丢下我,任凭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原谅你了!”

   罗浮生上前两步,扑进沈巍的怀中,这一年来,他每天都在等他,可是不管自己请了几次碟仙,又请大神招了多少次鬼魂,都没有再见到过沈巍的身影。

   现在他突然出现,罗浮生心里非常不安,生怕一个不注意他又消失不见。

  “对不起...我是来跟你告别的...我已经决定留在冥界任职,今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...对不起。”沈巍将罗浮生轻轻推开。

   “别闹了...你连戒指都送了,你都向我求婚了!怎么能不见面呢?”罗浮生伸手抓住沈巍的手,声音中有些颤抖。

    沈巍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,只见他的脸上多出一道丑陋的疤痕,因为这条疤他的脸也变得有些狰狞,他扯了一下嘴角,表情也变得有些怪异,“对不起...我不想吓到你...我已经不再是你喜欢的样子了...”

    见罗浮生吃惊的样子,沈巍心中一阵刺痛,他拉过罗浮生的手,颤抖着摘下那枚戒指,“婚约取消...”

   “不要!我不要...” 罗浮生将手握紧收回到胸口,差一点戒指就被沈巍摘了下来,“我不同意!我就要嫁给你!”

    说罢,罗浮生从背后拿出罗勤耕交给他的捆仙绳将沈巍紧紧缠住。

  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洞房吧!”罗浮生不怀好意的看着动也不能动的沈巍,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辛苦了,我们的冥王大人!”

   迟瑞刚从地府大殿出来,就见一白衣仙君站在门外。

  “你回来了...”

  “还要多谢你!”

  “与我无关,是小夜将你的元灵碎片注入了我的体内...”

  “嗯...等他出来我会好好谢谢他的...”

  “小巍呢?”

  “捆着了...怕是已经被吃干抹净了!”

  “呵!本座的儿子,可是不会被人压在身下的!”

  “哈?彼此彼此!”

   

   


【掰扯两句】

这个结局与开头算是反转了一下...


一开始是面面赖上井然,现在是井然在锁魂柱外守候面面。

一开始生生与巍巍是被对方的面容吸引,现在巍巍失去了美貌...

一开始是瑞瑞为了生爹堕入轮回,现在是生爹为了瑞瑞重回仙位。


[解释一下]万年前冥王瑞和罗刹鬼决战的时候,罗刹鬼在被封印之前将自己的元灵碎片留在了冥王瑞的体内,水神耕为了救冥王瑞将自己的元灵给了他。所以冥王瑞的体内有三种碎片,他在造小人的时候,把罗刹鬼的剥离出来了,就是面崽,面崽属于三合一,而巍巍是单一的,这就是为啥造了两个,一个用来当囚禁罗刹鬼的祭器,一个用来继承冥王之位。


至于三合一的用处:罗刹鬼必须找到自己的元灵碎片才能重生,所以水神和冥王的碎片就是用来压制罗刹鬼的法力的...


最后感谢大家的喜欢,下个坑里见吧~

  


  
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13

下一章完结,写完就发,可能到下午或者晚上了...



13

   “小夜...小夜...”井然挣扎着起身,看着夜尊消失不见的地方...

    迟瑞回头看了一下躺在罗浮生怀中的罗勤耕,对罗浮生说道:“好好照顾他,让他不必想起我...”话音刚落,他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 见夜尊和迟瑞相继离开,沈巍不舍的看着罗浮生,可是他知道,自己也必须离开了,“对不起浮生...我必须回冥界了,多保重...”

   “喂!”罗浮生还没开口沈巍就消失了,这让他心中有些失落,小声嘀咕着,“总得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啊...”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你们来了?”罗刹鬼早已守候在冥界的锁魂柱旁,听到身后的动静,收回了抚在柱子上的手,“你可知道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每天都在想什么吗?”

  “你先从小夜的身体里出来!”沈巍看着陌生的夜尊,明明是他的脸,却是不想干的两个人,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 “哈哈哈...你可真行啊,你居然没有告诉这两个小娃娃?哈哈哈...这还真是你的作风啊!我还以为你学会了爱,就变了个人呢!”罗刹鬼看着迟瑞,掩面而笑。

   “父王...”沈巍疑惑的看着迟瑞,很明显迟瑞对他们隐瞒了些什么。

   “当初本座既可以封印你一次,今日便可封印你第二次,本座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!”迟瑞直接忽略了沈巍的疑问,而是狠绝的盯着罗刹鬼。

    罗刹鬼伸手指着自己,“哈哈哈...怎么封印?用他吗?啧啧啧...你可真狠啊!好歹人家也做了你一万多年的儿子啊!你就不怕他知道后与我一起杀了你吗?”

  “那又如何?他本就是为了今日而生...”迟瑞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。

    罗刹鬼笑了一下,随即从夜尊的身体离开,夜尊哀伤的看着迟瑞,“父王...这是真的吗?...所以这就是从小您只亲近哥哥,却疏远我的理由吗?”

  “没错...你是结合了本座与勤耕还有罗刹鬼三人元神碎片而生成,你本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祭器...”迟瑞别开目光,不忍去看夜尊。

   “啊——”

    听了迟瑞的话,夜尊瞬间失控,他们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剧烈晃动,罗刹鬼趁机重新进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 沈巍见次情景,持刀飞身上前,僵持两招后,只见罗刹鬼手中突然出现一柄长剑,他一挥手,沈巍瞬间被剑气冲远,重重的摔在地上,脸上也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。

    解决了沈巍,罗刹鬼持剑飞向迟瑞,却被他轻易躲开,只见迟瑞逼出自己的元灵,化作一把短刀,插进罗刹鬼的胸口,并将他推近锁魂柱。

   “你居然想用元灵封印我!”罗刹鬼难以置信的看着迟瑞。

   “不止...”眼看迟瑞一只手已经进入锁魂柱,可他却没有放手的打算。

   “父王...”

    看着恢复理智的夜尊,迟瑞含泪而笑,“夜儿,对不起...父王之所以对小巍多加照拂,是因为从一开始便做好了随你赴死的打算...”

    听了这话,夜尊扯了下嘴角,一掌打在迟瑞的胸口,将他打出了锁魂柱,而他与罗刹鬼一同被封印在锁魂柱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轰隆隆——

    井然来到窗边,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这会儿却电闪雷鸣,下起了大雨。

   “下雨了...是小夜...小夜他哭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

  
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12

沙雕够了,该搞事了...


12

    “井然,你走慢一点...哎呀!我肚子好疼...咱们还是先回家吧,改天再去...”夜尊双手捂着肚子,假装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 井然自然是一眼就看破,伸手抓住他的手,把他拽了回来,“别来这套,你都躲几天了,你好好和家人道个歉不就完事儿了,你真想和他们断绝关系啊!”

    自从上夜尊冲进罗家一通胡说,夜尊和井然就被下了禁止令,虽然知道这只是气话,可好歹自己是第一次见夜尊的家人,就留下这么差的印象...必须得扭转一下。

  “我...”夜尊刚要说什么,只见背后一团黑烟瞬间涌入他的体内,他的瞳孔闪过紫色的亮光,瞬间又恢复原状,轻扯了一下嘴角,“我们快点走吧,我已经迫不及待见到他们了!”

   “嗯?”井然感觉夜尊此时有些奇怪,可是又看不出他哪里奇怪,只以为他是想通了,赶忙开了口,“一会儿你认错的态度要诚恳,不行就哭两嗓子,还有,不许再乱说话了!”

    夜尊的表情有些不耐烦,“知道了,快点走吧!”

    看着大步走远的夜尊,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相似哪里不对劲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呦!冥王、水神,许久不见了,你们过得好吗?呵呵呵...”

     井然和夜尊刚进入罗家,夜尊便玩味的盯着迟瑞和罗勤耕。

    听了这话沈巍和迟瑞警惕的看着夜尊,看到他额头上多出的红色印记,心中一阵恐慌。一旁的井然和罗浮生则是不明所以的看着夜尊。

    此时罗勤耕似乎变得非常痛苦,脸色惨白,额头上也布满冷汗,双手紧紧抱着身体,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 罗浮生和迟瑞见状赶紧围了上去,沈巍则恢复真身,手持斩魂刀进入防备状态。

   “小...小夜?”井然伸手拉了一下夜尊,虽然他还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,可是似乎是因为夜尊的原因,大家都变得有些奇怪。

   “你快离他远点儿...”沈巍冲井然大喊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只见夜尊一回手井然便飞出老远。

     见夜尊已经完全失控,沈巍大步上前,将手上的刀砍向夜尊,却被他一把握住。

   “小娃娃...就凭你还想对付我?哈哈哈...”

    夜尊一挥手沈巍便退后了几步,不等他站稳,一口血便从口中喷出。

   “啧啧啧...”夜尊看着受伤的沈巍,惋惜的摇了摇头,然后瞬间移动到迟瑞的身边,“瞧瞧我发现了什么!”

    说着夜尊摊开手掌,手掌中出现一滴发光的水珠,“想要吗?”

    迟瑞将罗勤耕交给罗浮生,站起身来。他伸出手轻轻一挥,身上的衣服瞬间变成黑色的长袍,长发轻轻摆动,眸子中自带魅惑之态。

  “你想如何?”

  “我当然是要...你们都去死!哈哈哈哈...今天不过是一个见面礼,我在冥界等你们,可别让我等太久!”夜尊收起脸上狰狞的笑容,伸手指一下痛苦挣扎的罗勤耕,转身消失不见。

 
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11



11

   “浮生!你看!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!”沈巍神神秘秘的来到罗浮生的身边。

    罗浮生听到沈巍的声音,一抬头就看到沈巍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,他慌乱的伸手将他的脸推开,“你...你...你还是戴上面具的,你这样我受不了!”

     罗浮生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沈巍这张脸,明明是一个鬼,为什么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,啧...那眼睛...那鼻子...那嘴...那皮肤...那...不知不觉罗浮生已经将嘴凑了过去...

   “嗯???啊!!!”罗浮生回过神来,一把推开沈巍,闭紧了双眼,“禁止你再摘掉面具!!!”

   “浮生...你讨厌看到我的脸吗...”

    听出沈巍语气中的失落,罗浮生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拳,“当然不是!你别多想...你拿什么来了,让我瞧瞧!”

   罗浮生尽量避免自己的目光落在沈巍的脸上,以免自己又控制不住。

  “是戒指!我今天在学校看到同事被她爱人求婚了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嫁给我了,肯定是因为我没为你准备戒指...”沈巍激动的拉起罗浮生的手,不等他的回答,直接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。

   “好看!”沈巍满意的拉着罗浮生的手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 “你没搞错吧,谁要...嗯???”罗浮生将手收了回来,抓住戒指就要往下摘,可是这戒指就像是长在肉上了一样,怎么拽都拽不下来,不一会儿手指就被拽的通红,“怎么拽不下来?”

  “那个...这是我用姻缘石亲手做的...除非我亲手替你摘下来...不过,你也不必觉得不公平,这这还有一个,你帮我戴!”沈巍说着,又掏出一枚戒指强塞到罗浮生的手中,又拿着他的手帮自己戴上。

  “哎哎哎?不是...你问我了吗?我同意了吗?”罗浮生见他这一通操作,只觉得哭笑不得,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互换戒指了就...

  “你不同意吗?”沈巍一脸委屈的看着罗浮生。

  “也不是...你别这样...”罗浮生压制住自己想要抱住他的冲动,拼命的将头转向一边。

   沈巍看着罗浮生的表现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,瞬间又挂着无辜的笑容,一把抱住了罗浮生,“浮生,你太好了!”

  “我说...你还不是故意的吧?”罗浮生已经放弃反抗,任由他将自己紧紧束缚在怀中,忍不住起了疑心。

    沈巍身子僵了一下,赶紧开了口:“怎么会呢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勤耕?你...”迟瑞慌乱的抓起桌子上的纸巾捂在罗勤耕的鼻子上,鲜血瞬间浸透了纸巾。 

   “没事儿...不就是流点血吗,瞧你那样!脸都白了,你不是总说你之前上山抓过土匪吗?怎么连血都怕?”罗勤耕用纸巾堵住鼻子,将头扬了起来。

    迟瑞看着桌子上大片染血的纸巾,心中一阵恐慌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非常不安。

  “好了!你看!”罗勤耕将脸凑近迟瑞,动了两下鼻孔,向他证明自己的血已经止住了。

    迟瑞神情复杂的看着罗勤耕,勉强扯了一下嘴角,“没事儿就好...没事儿就好...”

   


    感慨一下家长组,写这篇番外的时候我真的有点伤感,有想过把家长组也写一下,但是觉得会有些沉重,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是苦尽甘来了。
    虽然我是一个沙雕写手,可还是要回归一下现实,在那个年代,他们想要走在一起,真的是很艰难,再加上他们都有孩子,有孩子和没孩子又不一样了,没孩子可以完全为了自己豁出去,可有了孩子就有了牵绊,他们不能像巍生、井面一样,为了爱不顾一切,他们也要顾虑孩子的感受,还要避免孩子们因为他们而被人指指点点。
    所以当年的沈大山(迟瑞)能给罗勤耕的只有一句:要不要一起生活...
    现在大家都已经步入中年,虽说有爱,可也没了年轻人的那股冲劲,所有的激情也都回归平淡了,遗憾也将无法弥补...陪伴就是最好的告白吧...
   

【迟勤】男朋友太难搞怎么办?(番外)

父亲节到了,临时写了一个家长组的番外!

重点:我迟勤是中年!!!中年!!!生孩子早而已,人家那个年代早婚!!!不是黄昏恋...就算是黄昏恋也是可以亲嘴嘴的!!!😒

【解释一下,这篇文里沈大山是迟瑞的大名,我想一路追过来的都知道,不明白的可以去看《男朋友太受欢迎怎么办》所以带了迟瑞和迟勤的tag!不用纠正,不会改!】

男朋友家长组番外

  “你怎么来了?怎么这么晚还不去睡觉?”罗勤耕关掉电视,扭头看了一眼抱着枕头出现在自家客厅的沈大山,“你回去的时候让浮生快点回来,我屋里的灯坏了,一闪一闪的怪吓人的!”

   “我去修...”沈大山将手中的大包放在地上,抱着怀中的枕头走进了罗勤耕的卧室。

   “什么呀这是?”罗勤耕小声嘀咕了一句,走过去打开了躺在地上的包,只见里面都是一些生活用品,其中还有一个有些褪色的小盒子。

    “呦呵,没看出来他还挺藏货!”他伸手将小盒子打开,只见里面是一对戒指,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,戒指的表面已经暗淡无光。

   “勤耕,灯我...”沈大山从卧室里走出来,看见罗勤耕正蹲在地上看着手中的戒指发呆。

   “对...对不起...我...不该动的...我不知道这是你们的婚戒,我以为...”罗勤耕慌乱的把盒子关上,放回原处,他不敢再抬头去看沈大山,不知为何眼泪突然就在眼眶中打转...

    沈大山走到罗勤耕的旁边蹲了下来,他将盒子拿在手中,伸手揉了揉罗勤耕的头,“这个我早该拿出的,十多年前我就买了,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勇气给你,对不起...”

    罗勤耕惊讶的抬起头,“给我的?你哪来的钱?十多年前三个孩子上学就好些钱呢!”

  “额...咳咳...我把我母亲的镯子当了...”沈大山心虚的移开目光。

  “呵!你可真行啊!”罗勤耕一把把沈大山推倒在地,气愤的往卧室走。

  “那镯子是我母亲让我送给心爱之人的,你一个男的带翡翠镯子...也太奇怪了吧...”沈大山快走两步,赶在罗勤耕关门之前堵在门口。

  “哎呀,我要睡觉了,你回去吧!”罗勤耕虽然有些生气,可听了这话,气已经消了。

  “我回哪儿?你不知道吗?浮生搬过去住了,我以后就住这了...我也困了,咱们睡觉吧!”沈大山说着就往屋里挤,两个人就这样推推搡搡的进了卧室。

   沈大山将戒指拿出来,“你要戴吗?”

   罗勤耕静静地看着沈大山,这个男人一直是这样,从来不愿意说多余的情话,当年他问自己要不要一起生活,现在又突然拿出戒指问自己要不要戴,虽然有些不甘心,可他知道,他用远做的比说的要多。

   “买都买了不戴就浪费了!”

    沈大山将戒指戴到罗勤耕的手上,又将另一个戴到自己的手上,表情中有些许的遗憾,“不亮了...当年更好看一些...”

   “好看...我喜欢...”罗勤耕摸了摸手上的戒指,冲沈大山笑了笑。

   “对不起...我本该在最好的年纪拥抱你,对不起...”

     这些年来,沈大山一直对罗勤耕心怀愧疚,虽说很多事情不言而喻,可是自己终究欠他一个仪式。

   “傻不傻...我要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陪着我...”罗勤耕伸手揽住沈大山的脖子,犹豫了一下,“咱们这年纪接吻...会不会有些...怪怪的?”

   “不怪!”

   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10

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嘛~


10

     罗浮生呆滞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白发男,由于事发突然,他还骑坐在沈巍身上,手还抓着沈巍的衣领,说实话这个样子真的不适合招待客人...

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找媳妇儿去了?”眼看就要和罗浮生更进一步,谁知刚要开始就被夜尊打断,沈巍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 “我找到了,呐!”夜尊移开身子,露出他身后捂着眼睛的井然。

     井然见二人提到了自己,不打招呼也不太礼貌,尴尬的笑了笑,冲罗浮生和沈巍挥了挥手。

    “一万多年了,为什么你从未告诉我,我长得不丑?”夜尊气愤的瞪着沈巍,两只手更是握紧了拳头。

   “我什么时候说你丑了?”沈巍疑惑的看着夜尊。

    夜尊想了一下,他好像确实没有说过,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,“呃...那他们为什么都因为我们的长相欺负我们?”

   “那当然是因为嫉妒啊!”

   “那我们为什么要带上面具?”

   “自然是因为怕刺激到他们,再被打啊!”

   “......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?”

   “这不是明摆着么?冥界那些...怎么看也和美沾不上边吧?瞧瞧我的浮生,这才叫美!”

    沈巍将还在发呆的罗浮生拉入怀中,得意的挑了下眉毛。

    夜尊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,伸手将身边的井然拉了过来,“可是你媳妇儿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,我媳妇儿可是建筑设计师,国际著名的!”

    沈巍掐指一算,轻蔑的撇了一眼井然,“那又如何,还不是个失业绿帽男!”

   “哈?他也好不到哪去,就是个大字不识一个,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死处男!”夜尊也不甘示弱,也将罗浮生的情况查了一下。

    “呵!那又如何?我就喜欢他打架时潇洒的身姿!”

    “切!那我就喜欢他被甩时楚楚可怜的表情!”

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 井然和罗浮生一脸懵懂,他们吵架就吵架,怎么就开始人身攻击自己了?

  “你们吵死了!”

   迟瑞和罗勤耕被屋里的吵闹声吵醒,一脚把门踹开,只见屋内两个人抱着躺在床上,两个抱着站在地上,气氛很是怪异...

  “父王?你为何在这儿?身边为何站着一位穷秀才?”夜尊惊讶的看着门口站着的迟瑞和罗勤耕,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 听了夜尊的话,迟瑞嘴角抽动了两下,冲他挤出一个可怕的笑容...

     二十分钟后...

    只见夜尊举着水盆跪在客厅的中央,“父王...大哥...我错了...我以后再也不敢了...”

   

   


【重发】之前那个手滑打错tag了,被人家指出了,很抱歉我没有及时发现,甚至还占了人家tag封面...要了命了...幸亏只手滑了一次,不然就我这更新速度,人家首页怕是无法安宁了😂...所以重新发一次,本来不准备再发了,可是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,而且也是我的一个脑洞吧,删了挺可惜的,以后会更加谨慎的!(以后可别再吐槽我名字起的烂了,瞧瞧吧,天天写的名字也能打错...😭)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亲8

这一篇总结一下就是:两个颜狗的史诗级会面...

我发四,以后不更就不写,四点就急醒了...硬生生捂到了六点!

我要你们都夸我!使劲夸!我也是能存货的人了!!😭😭😭

8

    “父王,您看我这样打扮行吗?”

     为了更好的让沈巍在人界立足,迟瑞利用他在人间的职务之便,替沈巍建立了一个人类的身份,还替他在大学安排了一个老师的工作。

    “很好,亏你在冥界待了一万多年,竟然没有产生审美畸形!”

     迟瑞满意的看着沈巍,只见他身穿藏蓝色西装,摘掉了脸上丑陋的面具,改为一副金丝眼镜,看起来颇有教师风范。

     听了迟瑞的话,沈巍又在镜子前转了两圈,确定仪容仪表非常得体,然后便运功做法,准备向学校出发。

   “别!你现在是人类,不能瞬移!”见沈巍准备施法,迟瑞赶紧出声制止。

    沈巍点了点头,告别迟瑞,开启了人类生活的第一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第一天的人间工作,就在忐忑、紧张和兴奋中结束了。

    沈巍之前从未与罗浮生之外的人类接触过,没想到今日一相处,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,相反还平白无故的收到了许多女学生和女老师送的各种礼物,这让他不禁感慨,人类真是热情!

     但是很快就被现实打脸,因为现在在他的面前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,对他动手动脚,不仅掏空了他的钱包,还抢走了迟瑞给他的二手手表...

    沈巍强忍住怒气静静地看着两人,毕竟他刚才算了一下,他们的阳寿还有两个小时,所以他没必要为此而触犯冥界的律法。

    两人见沈巍还挺配合,便更是得寸进尺,干脆在他身上继续摸索着,想找出点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 “大哥,你看他脖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 沈巍见那人伸手要抢罗浮生送自己的狗牙项链,一把抓住那人的手,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,“不是什么东西都是你们能碰的...”

   “嚯!让爷瞧瞧,谁又出来作死了?”

    沈巍刚要施法,只见罗浮生扛着刀走了过来,为了不挨骂,他赶忙乖乖的走到一边靠墙站好。

    罗浮生用刀指着那两个毛贼,用眼打量着墙边站着的男人,啧,好帅!好喜欢!

    为了好好在美人面前表现一下,罗浮生飞起一脚踹到其中一人的心窝,那人飞出老远吐了一口血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 另一个人见此情景直接吓晕了过去,罗浮生上前踹了他两脚,确定他不会再醒,这才放下心。

   “你没事儿吧?”罗浮生捋了捋刘海,摆出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姿势站在美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 沈巍正沉浸在罗浮生的美貌中,听到罗浮生跟自己说话,这才缓过神来,“我没事儿,你真的是太厉害了!太帅了!我真的好感动!”

    听到美人的夸奖,罗浮生忍不住叉起了腰,但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不过这美人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,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听过。

   “我叫罗浮生,以后再遇到麻烦就报我的名字,整个龙城就没有不知道我玉阎罗的人!今后我们就是朋友了,有我在,没人敢再欺负你!”罗浮生得意的冲沈巍一笑,还挑了两下眉毛。

     听了这话沈巍才意识到,罗浮生并没有认出自己,仔细一想,自己与他相处时都是带着面具,这还是第一次以真面目和他见面,没想到不骂人的罗浮生更是有魅力!

   “你好,我叫沈巍,是龙城大学生物工程系的老师...”沈巍微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 罗浮生见状赶紧握住沈巍的手。

    ‘啊!摸到美人的手了!’

    ‘啊!摸到浮生的手了!’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亲7

这篇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迟勤的往事,和巍面的来源...


7

   “父王,您已经离开一万多年了,为何如今还不愿回冥界去?”

   沈巍依稀记得当年老冥王对外宣称要去追求真爱,可是这么久过去了,却还没有和心爱之人心意相通,这让他很意外。

  “当初他为了救我而堕入轮回,我能做的只有陪他,就算他每过几十年便要忘记我,可是我与他的点点滴滴我都急着,我可以讲给他听...冥界没有我可以,他没有我不行...”迟瑞回忆起往事,眼神中满是伤感。

  “您能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为何您要丢下我们...”沈巍其实很想要一个解释,当初他和夜尊还小,因为迟瑞的离去,兄弟二人为此吃了很多苦,说没有怨气都是假的。

    迟瑞看着沈巍,心中很是愧疚,虽说这两个孩子的降临是有目的性的,可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一部分,自己也确实没有尽到责任,“是我对不住你们,没有好好照顾你们...我与勤耕要在几万年前就相识了,那时他还是上神,后来我们两情相许,本以为我们可以这样永远在一起,可是后来罗刹鬼在冥界作乱,我在收服罗刹鬼的时候被他震碎了元神,勤耕便将自己的元灵给了我,又用自己的身体为祭封印了罗刹鬼...是我对不住他,也对不住你们,我为了更好的追寻勤耕,便将自己的元灵碎片用法力喂养了几千年,才生成了你们兄弟二人,就是为了让你们代替我作为继承人接管冥界...对不起...”

    听了迟瑞的话沈巍终于释然了,这一万多年来,他苦苦守在冥界,就是为了等迟瑞回来,等他亲口告诉自己他离开的原因,事到如今再去再去追究对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 得知他们二人经历如此多的磨难才能在一起,自己自然不能那么自私,思来想去,沈巍终于做出了决定,“父王,我明白了...我现在就回冥界去,我来接替冥王之位,还请您替我好好照顾浮生!”

   “哎哎哎?你是不是傻?”迟瑞见沈巍转身要走,赶紧拽住他,“啧,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,冥界需要在人界成立一个办事处,而你作为冥界的负责人,本着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,不辞辛劳,愿意往返于两界之内,一切都是为了冥界的更好发展...对吧?”

     沈巍茅塞顿开,不禁佩服迟瑞的聪明才智,“父王!话说...您当初为什么不这么做?”

    “啊呀!天黑了,我要去哄勤耕睡觉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呵呵呵...”迟瑞尴尬的笑了笑,赶紧大步离开。

    看着迟瑞逃离的身影,沈巍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唉!浮生肯定也想让我哄他睡觉了!!!”

     十分钟后,罗浮生的房间...

   “你这个死鬼!你给我滚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