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靳非鱼×罗勤耕

     罗勤耕匆匆忙忙的跑进靳非鱼的房间,跪倒在他的面前,“爷,我...我听她们说...”

    此刻,靳非鱼正坐在桌前,面前摆着一盒儿酥饼,瞧见罗勤耕冲进来,伸手拿出一块儿,递到他的面前,“呐!尝尝!”

   “谢谢...我听...嗯...”

    罗勤耕哪有心思吃点心,一心想要问清楚关于自己婚事的问题,谁知他话还没问出口,靳非鱼就将手中的饼塞进了他的嘴里,他条件反射的想要干呕,却被靳非鱼一眼瞪了回去,只得勉强自己咽了下去。

    见他艰难的将饼吞入腹中,靳非鱼伸手拭去他眼角的泪水,轻声询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 “嗯...”罗勤耕的嗓子甜腻的很,可他知道这是靳非鱼对他的惩罚,为了不再惹恼他,只能硬扯出一个笑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那这些都赏你了!你若是想问关于你的婚事,那就不必问了,是真的!”靳非鱼拿起桌上的饼盒塞到罗勤耕的怀中,伸手指了指盒子上面的喜字,“这便是那王家送来的喜饼,你既然吃了,这事儿就算是定下了,你准备准备,三日后咱们一同成亲,高兴吗?”

     罗勤耕心里一惊,赶忙将饼盒放回桌上,嗓子里难受的感觉已经褪去,心中的恶心又涌了上来,他伸手拽住靳非鱼的裤腿,哀求道:“爷,求您了,别让我嫁去王家,求您了...您若是看着我不顺心,就将我赶出靳府,我绝无怨言,就是别让我嫁人...”

    靳非鱼伸手掐上罗勤耕的下巴,语气冷的吓人:“那可不行,我靳家白养活你这些年吗?这王家的喜饼白让你吃了吗?王家资助的军粮老爷子可都收下了,难不成为了你一个下人,再吐出去不成?”

  “爷...”罗勤耕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,顺着眼角滑落下来,此刻他的嘴唇都在颤抖,“是,我知道了...”说罢,他伸手拿起桌上的饼盒,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大婚当天...

  “对不住了罗先生,少爷吩咐了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得委屈您一下了!”

   罗勤耕刚换好礼服,管家就带着几个人闯进了屋子,客客气气的冲他行了个礼,可手中的绳子却格外的显眼。

“知道了...”

   事已至此,罗勤耕也不再挣扎,十分配合的将手伸了出来,几个瞬间围了上了,将他的手脚牢牢绑住。

“绑好了吗?动作快点,别误了吉时!”管家不耐烦的催促着,等确定罗勤耕不能自己挣脱绳索之后,才带着离去。

   罗勤耕看着手脚上的绳索,鼻子一酸,又掉起了眼泪。

   没过多久,就听着外面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,罗勤耕也被蒙了盖头塞进轿子,这一去怕是再也回不了靳家了,也再也见不到靳非鱼了,他伸手摸了摸怀中的东西,眼神变得绝望。

    罗勤耕并未行礼就被带到了新房,也难怪,他一个男子又是个下人,怎么可能做正房,他握紧手中的东西,心中很是不安。

   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,罗勤耕紧张的吞了口口水,当盖头被掀起时,他拿起事先藏在手中的短刀抵在了颈间。

  “松手!”靳非鱼伸手夺过罗勤耕手中的刀,割开了他手脚上的绳子。

    罗勤耕还没有反应过来,呆呆的看着靳非鱼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 靳非鱼伸手拍了下罗勤耕的脑门,“嫁给我不乐意?门外的轿子还没走远,不如我让他们回来,还把你送去王家?”

   “不要!”罗勤耕一把抓住靳非鱼的手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边哭边说:“你...我...哇啊...我以为...”

   “你以为什么你以为!若不给你点教训,你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?你就真忍心不要我了?”靳非鱼见不得他哭,轻轻的抚去他的泪水,可还是忍住不责怪他。

   “我...我不能...”发现出现的人是靳非鱼后,罗勤耕虽然心里很是惊喜,可强烈的罪恶感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 见他到现在还在犹豫不决,靳非鱼有些生气,“好,你现在告诉我一句实话,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?你若是执意让我娶那张家小姐,我现在就派人将轿子追回来,当着你的面和她拜堂成亲!”说罢,转身就要要往外走。
   “不要!我不要你娶她!你是我的...不要娶别人!不可以!”罗勤耕慌乱的起身,从背后紧紧的抱住靳非鱼,这一次他想任性一回,自私一回,只要这一次就好。
   “是,我是你的,永远...”靳非鱼转过身将罗勤耕拥入怀中,脸上露出的满意的笑容...

 

  

   

  

靳非鱼×罗勤耕

自娱自乐,慎点,杠精和ky怪速速离开

(上)

  “爷,您回来了!我去给您打水洗洗脚...”

   正倚在榻上看书的罗勤耕,听到开门声赶忙起身迎了上去,心中的欣喜并不敢表露出来,唯一的变化大约就是看见眼前的男人时,眼底微微闪着亮光...

   “好香...”靳非鱼伸手揽住罗勤耕的腰,将头靠在他的颈窝,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味,因为他比罗勤耕高出了半个头,保持这个姿势多少有些难受,“我想了...”

  “爷,别这样...”罗勤耕伸手抓住那两只不安分的手,将怀中的人往外推了推。

   靳非鱼有些不悦,但他也没再开口勉强,绕过罗勤耕直接走到床边,踢开脚上的军靴,直接躺在了床上。

   罗勤耕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,转过身扯出一个笑容,“我帮您把衣裳脱了吧,压皱了明天就没法穿了...”

   靳非鱼没有说话,却也坐起了身,罗勤耕见状伸手轻轻的解开他的衣扣,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了口:“爷...今日张家又来了...您明天若是得空,不如...”

  “不如什么?你明知我的心意,为何非要如此?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靳非鱼甩开罗勤耕的手,不是生气,而是心痛,被自己所爱之人拒绝,甚至还要将他推给别人。

    罗勤耕低下头,将手收了回来,“...您这话说的,自然是把你当成我的主子啊...这张家小姐是城里出了名的漂亮,人也温婉贤淑...”

  “够了!别再说了!”靳非鱼不想再听下去,他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张家小姐李家姑娘,却偏偏还要一遍遍的向自己推荐。

  “若是您...若是您...”罗勤耕顿了一下,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,若是此刻动摇,怕是今后再说不出口了。

   靳非鱼崩溃的抓住罗勤耕的肩头,强迫他看着自己,“我让你别再说了!”

  “若是您娶了她...唔...”

   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靳非鱼用嘴堵了回去,他用力啃咬着罗勤耕的嘴唇,与其说是吻,不如说是泄愤...

  “哭什么?这么恶心?这么讨厌?”靳非鱼看着身下小声抽泣的罗勤耕,又气又心疼,为了不让自己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,他起身向外走去,“我知道了...明天会去见她,也会去娶她...我会如了你的愿,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 罗勤耕慌忙起身,伸手想要去抓住离去的人,可手中除了空气,再无其他...

   罗勤耕十二岁那年被卖到了靳家,因为他读过书,性格又沉稳安静,便被指去伺候靳家少爷。

    靳家夫人身体孱弱,遂常年缠绵于病榻,而靳家老爷日日忙于军务,更是无暇顾及年幼的靳非鱼。罗勤耕一看到无人照拂的靳非鱼,就想到自己当年失去父母时的痛苦日子,所以自然而然的对他格外关照疼惜。

    就这样两个孩子的关系越来越亲近,罗勤耕平日里不仅照顾靳非鱼的日常起居,还会教他读书认字,靳老爷得知后对罗勤耕更是赏识,便许他和靳非鱼一同去学堂读书,这让罗勤耕也是十分感激。

    随着年龄的增长,靳非鱼和罗勤耕之间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,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就这样暗生情愫,并且有了肌肤之亲...

    可这毕竟是段见不得光的爱情,如今靳非鱼已经到了该娶亲的年纪,城中有头有脸的小姐们都要将这门槛踏破了。

   靳老爷看自己儿子一个都不愿意见,无奈之下便对罗勤耕发难,罗勤耕念及当年的恩情自然不会违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听说了吗?少爷要娶亲了!说是与那张家小姐一见如故,聘礼都送去张家了!”

   “缘分这事儿还真是不好说,之前那么多小姐来求亲少爷都不愿意见,这唯一一个见了面的就被相中了,真是让人羡慕!”

  “不过,我还听说少爷出面求了老爷,要将罗先生嫁去城西的王家!”

  “真的假的?”

  “当然是真的!我就在旁边,听的真真的!”

    ......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  

   

【巍生/井面/迟勤】冥王要娶妻11



11

   “浮生!你看!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!”沈巍神神秘秘的来到罗浮生的身边。

    罗浮生听到沈巍的声音,一抬头就看到沈巍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,他慌乱的伸手将他的脸推开,“你...你...你还是戴上面具的,你这样我受不了!”

     罗浮生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沈巍这张脸,明明是一个鬼,为什么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,啧...那眼睛...那鼻子...那嘴...那皮肤...那...不知不觉罗浮生已经将嘴凑了过去...

   “嗯???啊!!!”罗浮生回过神来,一把推开沈巍,闭紧了双眼,“禁止你再摘掉面具!!!”

   “浮生...你讨厌看到我的脸吗...”

    听出沈巍语气中的失落,罗浮生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拳,“当然不是!你别多想...你拿什么来了,让我瞧瞧!”

   罗浮生尽量避免自己的目光落在沈巍的脸上,以免自己又控制不住。

  “是戒指!我今天在学校看到同事被她爱人求婚了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嫁给我了,肯定是因为我没为你准备戒指...”沈巍激动的拉起罗浮生的手,不等他的回答,直接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。

   “好看!”沈巍满意的拉着罗浮生的手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 “你没搞错吧,谁要...嗯???”罗浮生将手收了回来,抓住戒指就要往下摘,可是这戒指就像是长在肉上了一样,怎么拽都拽不下来,不一会儿手指就被拽的通红,“怎么拽不下来?”

  “那个...这是我用姻缘石亲手做的...除非我亲手替你摘下来...不过,你也不必觉得不公平,这这还有一个,你帮我戴!”沈巍说着,又掏出一枚戒指强塞到罗浮生的手中,又拿着他的手帮自己戴上。

  “哎哎哎?不是...你问我了吗?我同意了吗?”罗浮生见他这一通操作,只觉得哭笑不得,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互换戒指了就...

  “你不同意吗?”沈巍一脸委屈的看着罗浮生。

  “也不是...你别这样...”罗浮生压制住自己想要抱住他的冲动,拼命的将头转向一边。

   沈巍看着罗浮生的表现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,瞬间又挂着无辜的笑容,一把抱住了罗浮生,“浮生,你太好了!”

  “我说...你还不是故意的吧?”罗浮生已经放弃反抗,任由他将自己紧紧束缚在怀中,忍不住起了疑心。

    沈巍身子僵了一下,赶紧开了口:“怎么会呢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勤耕?你...”迟瑞慌乱的抓起桌子上的纸巾捂在罗勤耕的鼻子上,鲜血瞬间浸透了纸巾。 

   “没事儿...不就是流点血吗,瞧你那样!脸都白了,你不是总说你之前上山抓过土匪吗?怎么连血都怕?”罗勤耕用纸巾堵住鼻子,将头扬了起来。

    迟瑞看着桌子上大片染血的纸巾,心中一阵恐慌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非常不安。

  “好了!你看!”罗勤耕将脸凑近迟瑞,动了两下鼻孔,向他证明自己的血已经止住了。

    迟瑞神情复杂的看着罗勤耕,勉强扯了一下嘴角,“没事儿就好...没事儿就好...”

   


    感慨一下家长组,写这篇番外的时候我真的有点伤感,有想过把家长组也写一下,但是觉得会有些沉重,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是苦尽甘来了。
    虽然我是一个沙雕写手,可还是要回归一下现实,在那个年代,他们想要走在一起,真的是很艰难,再加上他们都有孩子,有孩子和没孩子又不一样了,没孩子可以完全为了自己豁出去,可有了孩子就有了牵绊,他们不能像巍生、井面一样,为了爱不顾一切,他们也要顾虑孩子的感受,还要避免孩子们因为他们而被人指指点点。
    所以当年的沈大山(迟瑞)能给罗勤耕的只有一句:要不要一起生活...
    现在大家都已经步入中年,虽说有爱,可也没了年轻人的那股冲劲,所有的激情也都回归平淡了,遗憾也将无法弥补...陪伴就是最好的告白吧...
   

【迟勤】男朋友太难搞怎么办?(番外)

父亲节到了,临时写了一个家长组的番外!

重点:我迟勤是中年!!!中年!!!生孩子早而已,人家那个年代早婚!!!不是黄昏恋...就算是黄昏恋也是可以亲嘴嘴的!!!😒

【解释一下,这篇文里沈大山是迟瑞的大名,我想一路追过来的都知道,不明白的可以去看《男朋友太受欢迎怎么办》所以带了迟瑞和迟勤的tag!不用纠正,不会改!】

男朋友家长组番外

  “你怎么来了?怎么这么晚还不去睡觉?”罗勤耕关掉电视,扭头看了一眼抱着枕头出现在自家客厅的沈大山,“你回去的时候让浮生快点回来,我屋里的灯坏了,一闪一闪的怪吓人的!”

   “我去修...”沈大山将手中的大包放在地上,抱着怀中的枕头走进了罗勤耕的卧室。

   “什么呀这是?”罗勤耕小声嘀咕了一句,走过去打开了躺在地上的包,只见里面都是一些生活用品,其中还有一个有些褪色的小盒子。

    “呦呵,没看出来他还挺藏货!”他伸手将小盒子打开,只见里面是一对戒指,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,戒指的表面已经暗淡无光。

   “勤耕,灯我...”沈大山从卧室里走出来,看见罗勤耕正蹲在地上看着手中的戒指发呆。

   “对...对不起...我...不该动的...我不知道这是你们的婚戒,我以为...”罗勤耕慌乱的把盒子关上,放回原处,他不敢再抬头去看沈大山,不知为何眼泪突然就在眼眶中打转...

    沈大山走到罗勤耕的旁边蹲了下来,他将盒子拿在手中,伸手揉了揉罗勤耕的头,“这个我早该拿出的,十多年前我就买了,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勇气给你,对不起...”

    罗勤耕惊讶的抬起头,“给我的?你哪来的钱?十多年前三个孩子上学就好些钱呢!”

  “额...咳咳...我把我母亲的镯子当了...”沈大山心虚的移开目光。

  “呵!你可真行啊!”罗勤耕一把把沈大山推倒在地,气愤的往卧室走。

  “那镯子是我母亲让我送给心爱之人的,你一个男的带翡翠镯子...也太奇怪了吧...”沈大山快走两步,赶在罗勤耕关门之前堵在门口。

  “哎呀,我要睡觉了,你回去吧!”罗勤耕虽然有些生气,可听了这话,气已经消了。

  “我回哪儿?你不知道吗?浮生搬过去住了,我以后就住这了...我也困了,咱们睡觉吧!”沈大山说着就往屋里挤,两个人就这样推推搡搡的进了卧室。

   沈大山将戒指拿出来,“你要戴吗?”

   罗勤耕静静地看着沈大山,这个男人一直是这样,从来不愿意说多余的情话,当年他问自己要不要一起生活,现在又突然拿出戒指问自己要不要戴,虽然有些不甘心,可他知道,他用远做的比说的要多。

   “买都买了不戴就浪费了!”

    沈大山将戒指戴到罗勤耕的手上,又将另一个戴到自己的手上,表情中有些许的遗憾,“不亮了...当年更好看一些...”

   “好看...我喜欢...”罗勤耕摸了摸手上的戒指,冲沈大山笑了笑。

   “对不起...我本该在最好的年纪拥抱你,对不起...”

     这些年来,沈大山一直对罗勤耕心怀愧疚,虽说很多事情不言而喻,可是自己终究欠他一个仪式。

   “傻不傻...我要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陪着我...”罗勤耕伸手揽住沈大山的脖子,犹豫了一下,“咱们这年纪接吻...会不会有些...怪怪的?”

   “不怪!”

   

【重发】之前那个手滑打错tag了,被人家指出了,很抱歉我没有及时发现,甚至还占了人家tag封面...要了命了...幸亏只手滑了一次,不然就我这更新速度,人家首页怕是无法安宁了😂...所以重新发一次,本来不准备再发了,可是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,而且也是我的一个脑洞吧,删了挺可惜的,以后会更加谨慎的!(以后可别再吐槽我名字起的烂了,瞧瞧吧,天天写的名字也能打错...😭)

男朋友太受欢迎怎么办2 巍生井

我又来了!在线催看!!!

2

    “哎呀呀!我说老罗,你这偏心的过分了啊!”罗浮生和沈巍刚进家门就看到餐桌上摆满了菜,而罗勤耕正围着围裙穿梭在厨房和客厅之间。

     “小巍回来了?快去换个衣服,洗洗手,我这还有两个青菜,很快就能开饭了。”罗勤耕从厨房探出身子,手里还举着锅铲。

     “罗叔,辛苦了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沈巍把行李箱放到一边,挽着衣袖走进进厨房。

     “你出去吧,这有你爸帮忙就行,你刚回来,去休息吧!”罗勤耕拒绝了沈巍的帮忙,手上不停地翻炒着锅里的菜。

      沈巍探了下头,只见自己的父亲正蹲在墙角专心的摘菜,“爸,我帮你吧...”

     “去去去,别添乱...”沈大山头也没抬,语气中全是嫌弃。(对不起沈爸,我不是故意的...)

      见沈巍灰溜溜的从厨房退了出来,罗浮生靠在沙发上脸上笑出花来,“嘿嘿...不给你表现的机会吧...活该,让你卖乖...”

    “浮生!过来端菜!”

    “你表现的机会来了。”

    罗浮生的笑容僵在脸上,而沈巍却笑到浑身颤抖。

    “爸!你能不能指使一回沈巍!你没见他闲的嗷嗷叫!”罗浮生不情愿的从沙发上起身,路过沈巍身边时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 “我看你比小巍还要闲,就你话多,干点活占着嘴吧!”

     罗浮生撇了撇嘴,从罗勤耕的手中接过盘子,“二爸,你管不管!”

     沈大山犹豫了一下,“那个...勤耕...你也别太惯着小巍了,他当大哥的,就应该多照顾两个弟弟...”

     感受到罗勤耕的目光,沈大山识趣的闭上了嘴,继续剥着手中的大蒜。

     罗浮生刚走出厨房,就气哼哼的把盘子递给了沈巍,沈巍乖乖的把盘子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 “小夜今天回来不?”罗浮生从果盘里捏起一颗葡萄放到嘴里,用牙一咬,酸的他五官拧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 “小夜昨天晚上是夜班,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 听了罗勤耕的话,罗浮生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,掏出手机看了一下,“爸!这才九点半,你怎么就做这么多菜!我前两天回来住的时候,你可是说早上不用吃饭的!”

     “你闲的没事干,当然不用吃饭,可小巍成天工作忙,小夜又值了大夜,你能跟他们比吗?”

       罗浮生气的来到厨房门口,“这话可不对了啊!我好歹也是个伟大的人民教师好吗?我可是为国家培养人才的!”

      罗勤耕只觉得罗浮生呱噪的很,拿起擀面杖敲了一下他的胳膊,“你一个体育老师,天天被人占课,你有什么好得意的!”

     “爸...二爸!”

      罗浮生委屈的看着沈大山,沈大山摊了一下手,表示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 “罗叔,您别这么说,现在国家也是很注重学生们的身体素质的。”沈巍站在罗浮生的身后,为罗浮生辩白。

      罗勤耕这才放过罗浮生,把围裙从身上摘下来,沈大山赶紧伸手接过来,挂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 “呦,我回来了,你这是提前过除夕吗,大帅哥?”沈夜从门口走进来,脸上满是疲惫。

     “够夸张吧!我回来也吓一跳。”罗浮生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 “小夜回来了,快吃饭吧!”罗勤耕见沈夜回来,开心的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 “我先去洗个澡,你们先吃着,辛苦了,大帅哥。”沈夜伸了个懒腰,冲罗勤耕笑了笑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撅着嘴,坐到沈大山的旁边,疑惑的看着沈大山的脸:“二爸,我真的不是你的儿子?”

       沈大山笑着摇了摇头,夹起一个鸡腿放到罗浮生的碗中,“傻孩子,说什么呢,我看着你是不是瘦了?”

      罗勤耕打量了一下罗浮生,“呵...我怎么没看出来?小巍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 沈巍此时正在埋头吃饭,突然被点名,赶忙放下筷子,仔细的看了看罗浮生,“是有点瘦了,最近没有按时吃饭吗?”

      听了这话,罗勤耕又转头盯着罗浮生看了看,“是吗?那你多吃点,晚上我给你熬点汤。”

       罗浮生被大家看的实在是不好意思,脸也变得红了起来,“吃饭吃饭,别总盯着我看,我就是这两天准备运动会的事,累着了。让你们这么一说,我怪不好意的。”

      沈夜洗完澡换了身睡衣,听着大家的欢笑声,坐在空位上,他的碗里已经被罗勤耕夹了满满的菜。

     “大帅哥今天做的菜可是充满了爱啊!啧,看来还是哥哥有面子啊!”沈夜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,冲罗勤耕竖死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 “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,你的待遇比我好多了,要诉苦也还是我来!”罗浮生瞪了沈夜一眼,毕竟他可是自己父亲偏心的第二人。

     “啧,没大没小,你这可不是对哥哥该有的态度!”沈夜皱着眉头看着罗浮生,嘴角却得意的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


解释一下:

【沈大山】“你看这时间山海相连,巍巍高山延绵不绝...”所以你儿子叫沈巍,你叫沈大山...对不起...

咳咳,大家自动带入龙哥的脸就行,绝对不是随便塞的人,只是沈巍沈夜的父亲总不能姓别的吧...

实在不行,姓沈名大山,字迟瑞...😂

沈夜叫罗勤耕“大帅哥”

罗浮生叫沈大山“二爸”

沈巍是正常称呼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