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【迟生】庭院深深(完结)

完全受了花花的影响,把虐的部分改了,甜甜的结束吧!虽然有点短小😂


(完结)


   “罗爷,您别急,老爷可是剿匪出身的,这次带的人也多,也就走个过场,肯定没事儿,您就别自己吓自己了!”看着坐立难安的罗浮生,老管家忍不住出言宽慰。

    迟瑞这两天临时接到上面剿匪的命令,甚至都没时间回来跟罗浮生道别。罗浮生每天翘首以盼,就是不见迟瑞回来。

  “我这心里慌慌的,他都走了五天了,怎么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呢?”罗浮生心不在焉的搅动着手中的粥碗,眼睛却早就飘到门外去了。

   见他这样子,老管家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您不必担心,这剿匪也没有特定的时间,您心里念着老爷,老爷又何尝不是放心不下您?”

  “可我还是不放心,不如我去瞧瞧吧?我也是有些功夫在身的,不比他们差!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!”罗浮生突然来了精神,扔下手中的碗就往外跑。

    老管家见人跑了,赶忙招呼几个下人跟他一起跑出去追,“呦!我的爷,您快停下来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儿!”

  “张叔你们就别跟着我了!我已经做了决定了,我必须去找他!”罗浮生到底也是个练家子,腿脚自然比他们快,没一会儿就把人甩开老远。

    罗浮生刚跑到城门口,就瞧见不远处一支军队正浩浩荡荡往这边走,他一眼就看见了马上的迟瑞。而迟瑞也同样看到了站在城门口的罗浮生,他从马上跳下来,跑向罗浮生。

  “你可回来了!”罗浮生激动的扑到迟瑞的身上,双腿环住他的腰,将头埋在他的肩头,眼泪也不挣钱的掉了下来,“你怎么才回来!”

  “是我回来晚了,让你担心了!”迟瑞把脸贴在罗浮生的头发上,感受着他的温度和气息,这几日他才真真明白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
    罗浮生直起头,伸手扯下迟瑞的帽子,将自己的额头抵上迟瑞的额头,小声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也要丢下我了...”

  “莫说傻话...”迟瑞用鼻子蹭了蹭罗浮生的鼻子。

  “我想吻你,就在现在...”

    不等迟瑞回答,罗浮生便捧着他的脸,吻上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 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,默默地看着二人亲昵的举动,转身离开...

  

   

  

    

   


【迟生】庭院深深15



15

    老管家从院子里出来,手中拿着薄被和雨伞,迟瑞接过薄被将罗浮生颤抖的身子紧紧裹住,抱起他就往回走。

  “对不起...”

  “别说傻话!”

  “其实我今天...”

  “回来就好,我说过,我会等你回来!”

    就在这一瞬间,罗浮生心里的委屈全部翻涌出来,他伸手搂住迟瑞,将头深深埋在迟瑞的胸口,放声痛哭...

    迟瑞不再说话,就这样将罗浮生抱在自己的怀中,任他发泄着心中的苦闷...

    过了许久,罗浮生竟然就这样哭着睡着了,迟瑞将怀中还在睡梦中抽泣的人,轻轻放床上,刚要起身,却发现自己的衣摆被罗浮生攥在手中,心里一软,躺在了他的身边,将他搂拥入自己的怀中,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在那之后,罗浮生大病了一场,好在有迟瑞的悉心照顾,才赶到入秋前养好了身子。不过,经此一事后,迟瑞对他就看的更紧了,这也不许,那也不行,清白的少了好多乐趣。

   “浮生...”

   正在贪凉的罗浮生听到迟瑞走进的声音,吓得赶忙将手中的冰甜汤放下,可这小动作还是没有逃过迟瑞的眼睛。

  “现在天气虽然还有些闷热,可到底也是入了秋,你身子才好,莫要染了寒气!”迟瑞无奈的摇了摇头,将桌子上的碗递给一旁的下人。

  “我知道了,可是我就是热得很,心里燥的睡不着觉...”罗浮生噘着嘴,一边拿着扇子扇风,一边扯着领口呼扇,试图赶走身上的热气。虽说已经入秋,可这天气还是热得很,这刚洗完澡就又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 迟瑞走了过去,将扇子接了过来,“你去躺着,我帮你扇!”

    听了迟瑞的话,罗浮生乖乖的躺在床上,为了吹到更多的风,他无意识的将上衣的扣子解开。

    迟瑞坐在罗浮生的旁边,一低头就看到他胸口的大片春色,虽然他一直忍耐的很好,可面对这么强烈的视觉刺,自然是难以自持。

    罗浮生倒是没有发现迟瑞的变化,只是感觉到吹到身上的风突然停了下来,疑惑不解的睁眼看向迟瑞,正对上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。

    迟瑞脑子停止转动,在欲望的驱使下,俯身压在罗浮生的身上,吻住了他的唇。

   “迟瑞...别这样...”罗浮生没有准备,下意识的推开了迟瑞。

    听到罗浮生的声音,迟瑞这才恢复了理智,可他的欲望已经被挑起,为了不让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他赶忙起了身,“对、对不起,对不起...我今天去偏院睡...你早点休息!”

   他刚转身要走,却被罗浮生拽住了衣袖,回过头一看,罗浮生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,“我...我有点害怕...所以...这次请轻一点...”

   “浮生...你不必如此...我可以忍!”迟瑞心疼的看着罗浮生,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,第一次的时候,自己强迫罗浮生,已经是后悔至今,从那之后迟瑞便发誓不会再违背他的心意。

    罗浮生的脸更红了,恼羞成怒的瞪了迟瑞一眼,“你这呆子!我...我忍不了!你这亲完就跑,我怎么办!”

   迟瑞很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,他又惊又喜,可还是想要再确认一下,“浮生,你真的愿意...”

   罗浮生知道他要问什么,可这个问题他没法亲自回答,他说不出口,所以只能用实际行动表达,将迟瑞剩下的话吞入腹中...

【哇!开车了...哎呀,豪车啊!...啧啧!了不起了不起!】

  

   

  

   

 


【迟生】庭院深深14



14

   “这个...”罗浮生将白天买的怀表,放到迟瑞的面前,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...”

   “喜欢!当然喜欢!”迟瑞激动的将怀表拿在手中看了又看,开心的像是个得到糖果的孩子。

     罗浮生心里突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愧疚感,他觉得他在利用迟瑞对自己的感情,可是一想到沈巍,他又不得不不做出决定。

  “我...我今日瞧见一个物件...我...我很喜欢,可是当时没买...现下觉得很后悔,明日...明日我能再出去一趟吗?”罗浮生把这一句话咬得支离破碎,他自己都能听出其中心虚的成分,他低着头,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。

   “好,明日我正好无事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?”迟瑞一口答应下来,不露声色的收起眼底的悲伤,冲罗浮生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  “不...不用了...我想自己去...”罗浮生退后两步,慌乱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 迟瑞沉默了一会儿,重新将笑容挂在脸上,轻声说道:“那我等你回来...”

    看着罗浮生松了一口气,逃一样的跑出书房,老管家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,“老爷...您真的就这样同意了?”

    迟瑞看着手中怀表,瞬间红了眼角,“这个...我很喜欢,因为这是他送的,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至少在买它的时候他是想着我的,为了这份心意,我愿意成全他...”

  “那您呢?”

    迟瑞将手中的怀表抵在嘴唇上,“这不是还有它呢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罗浮生感到有些奇怪,他出门前迟瑞硬是塞给他一沓子钱,还不许他推脱,不仅如此,也没有提出派人跟着他,本来他还在考虑用什么理由说服迟瑞,这下竟然全不费工夫。

   罗浮生来到约好的码头,心里又忐忑又期待,还夹杂着些许的悲伤,很快他便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,这几年的漂泊他觉得有些累了,他想有一个家,好好的过日子...

    轰隆隆——

    眼看天色突变,想来不久就会有一场大雨,罗浮生焦急的等着,只希望沈巍可以在下雨之前赶到。

   “浮生!”

     罗浮生听到有人叫他,回过头却没有看到沈巍的身影,身后站着的人让他大吃一惊,“沈...沈伯父,沈伯母...你们怎么在这儿?沈巍...他去哪了?”

   “你别等了,小巍不会来了,他已经被我们送回去了,你也知道,小巍这孩子前途无量,你不该将他绑在你的身边...更何况你已经嫁人了,你们可能不在乎,可我们这脸没地方放啊!求你了,你放过小巍吧...”

    听着沈家父亲的话,看着沈家母亲脸上的泪痕,罗浮生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他没办法辩白,也不知道该如何争取...

  “知道了,我放过他了...”

    罗浮生在雨中走了很久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他的心里空空的,他想哭,可是一滴泪也哭不出来,他想笑,却无法牵动嘴角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,只能就这样一直走着...

  “浮生!”迟瑞从门口冲了出来,一把抱住被雨水淋透的罗浮生。

    罗浮生茫然的抬起头,没想到自己竟然走回了迟府...


   


【迟生】庭院深深11

11

    在侯力等人的控制下罗浮生被带回了迟府,许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婚礼匆匆结束。

    罗浮生此刻正被关在新房里,门外有卫兵在把守,想要出去是不可能了,他现在只能祈祷侯力可以遵守承诺,不要伤害沈巍。

    就在罗浮生为沈巍的安危而担忧的坐立难安之际,迟瑞已经打发走了宾客回到房间,他推门走近,屋中的人竟然没有发现。

   “累吗?”迟瑞从背后抱住罗浮生的腰,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疲惫。

    罗浮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吓了一跳,身体如同触电般弹了出去,惊恐的看着迟瑞,“我...我不累...”说完又觉得不妥,赶忙改口:“我累了,我想睡觉了...”

   “好...”迟瑞不是傻子,他一眼就看出了罗浮生的对他的排斥,可他不愿意戳破,就如同他不愿意去质问今日逃婚的事...他知道有些事还是搁在心里比较好...

    见迟瑞没有过多为难,也没有因为他的逃跑而多加责难,罗浮生心安了不少,想来侯力这次难得的做了一次好事!

    罗浮生扯开绑在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礼服,突然的松快感让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,可动作刚完成一半,眼角无意间瞥见迟瑞正盯着他看,他赶忙收回伸出的手臂,抓紧了睡衣的领口,钻进被窝里闭紧眼睛,默默祈求迟瑞不要靠近...

    迟瑞收回目光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 罗浮生闻声睁开眼睛,屋里已经没了迟瑞的踪影,他暗暗松了口气,刚把被子扯下来,门又响了,无奈之下他只好又闭上眼睛。

    迟瑞将手中的水盆放到地上,走到床尾轻轻的拉开被角,动作轻柔得把罗浮生的脚拉出来,放进盆中。罗浮生惊慌的坐起身子,想要将脚抽回,谁知动作太大,竟溅了迟瑞一身水。

   “对不起...我不是故意的...我自己来就好,你快换个衣服去吧。”罗浮生歉疚的看着迟瑞,伸手去推抓在自己脚腕上的手。

   “别动!”

    迟瑞的语气轻柔却不容反抗,罗浮生乖乖的坐在床边,一动也不敢动,此刻迟瑞蹲在他的面前,他一低头就能看到迟瑞的头顶,和头顶上的一片红纸...

    他刚伸出手,迟瑞正好抬起头,两人四目相接,罗浮生屏住呼吸,收回停留在半空的手,尴尬的扯了下嘴角,“有...有东西...头发上!”

    迟瑞笑了笑,将头低下来伸向罗浮生。

   “你干嘛!”罗浮生往后挪了挪身子,一脸茫然的看着迟瑞。

   “帮我取下来。”迟瑞将头又往罗浮生的怀中伸了伸,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。

    罗浮生再次挪了挪身子,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有些难为情,小声说道:“你自己取...”

   “我手湿!”迟瑞用手轻轻捏了两下罗浮生的脚趾,提醒他自己正在为他洗脚。

    感觉到脚上的痒意,罗浮生忍不住缩了两下脚趾,迅速扯下迟瑞头上的红纸,“好了...”

    迟瑞也没再过多留恋,迅速调整好身子,将罗浮生脚上的水渍擦干,放进被窝里,顺便掖了一下被角,“快睡吧!我先去处理一些公务,不必等我了!”

  “嗯...”

   迟瑞温柔的笑了笑,伸手揉了揉罗浮生的头发,转身离开...

   

   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10

注意:该作者玻璃癌晚期不接受任何趾高气扬恶语伤人的行为,更不接受背后嘲讽diss的卑劣行径,请熟练使用黑名单这个功能,不喜欢请绕道、拉黑、投诉!别无理取闹!【可接受打钱挨骂!!!想骂我请打钱,背后骂我的一律不认,自己收着吧!】

如果你看到这里还决定看这篇文,那就开始我们美好的一天吧!

以下正文

10

   “哥...你真的就这么嫁去迟家了?”罗诚哭丧着脸,脸上写满了不情愿,因为他知道,这并不是罗浮生想要的婚姻。

   今天虽然是罗浮生大喜的日子,可是整个洪家却无半点喜气,唯有门口的红喜字还算应景。

   “啧...瞧你那样,高兴一点,没得让人以为咱们这是办丧事呢!”罗浮生强撑着精神,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,故作轻松的和罗诚逗趣。

    听到罗浮生说话毫不忌讳,罗诚气的直跳脚,“呸呸呸!您可别瞎说!快吐三下去去晦气!”

   “呸呸呸...”罗浮生知道他是为着自己好,所以也就由着他了,“行了吧!”

   “哥,您真的不用我陪着吗?虽然我功夫不怎么样,可给您当肉盾还是绰绰有余的!再不济我也能陪您说个话啊!”罗诚拉住罗浮生的胳膊,眼神中满是不舍。

    罗浮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伸手将罗诚的帽檐打歪,“傻不傻,就你这小身板,还肉盾?剃去骨头还剩几两肉?”他收起笑容,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“那深宅大院又不是什么好去处,要守的规矩又多,迟...迟督军的身份又特殊,平日里要拘的礼肯定也更多一些,我已经和舅舅说了,你若不愿意留在洪家,可自行离去,他们不会为难你,这里有点钱,是我全部的积蓄,你去做个小生意,再讨个老婆,好好过日子,别再过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了...”

    罗诚抹着眼泪,推开了罗浮生递过来的钱箱,“我不要,这钱都是您用命换来的,我不能要!”

  “拿着吧,我可是要去大户人家享福去了,这点儿小钱以后还会少吗?”罗浮生强忍住眼泪,扯出一个得意的笑容。

  “哥...你快走吧...我知道你不想嫁给那个人,如今老爷和大小姐都回来了,您就快走吧...你做的已经够多了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沈巍呆呆的站在码头上,他从天黑等到天亮,又从天亮等到了天黑,送走了一波又一波来来往往的人,心也因为随着气温渐渐冷了下来,今天最后的一趟船马上就要开了,可是,他等的人还是没有来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转过身走了过去...

  “沈巍!”

  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沈巍激动的回头,正对上那张念了一天的脸,“浮生!”

   罗浮生大步跑向沈巍,这一次他想紧紧的抓住他!

   可是天不遂人愿,希望终究会破灭,侯力一路跟着罗浮生来到码头,这会儿正巧将人逮住,他心里明白,若是跑了罗浮生,迟瑞恼羞成怒定会拿自己开刀,所以无论如何,他必须将人顺顺利利的送入迟府。

   “二当家也太孩子气了,这都成家的人了,还怎么还偷偷溜出来玩呢?这朋友见也见了,该说的话也说了,咱们回吧?客人可都等着呢!”侯力来到被五花大绑的罗浮生面前,冲他笑了笑,他也算是尽量保存罗浮生的颜面了,毕竟这枕边风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    罗浮生绝望的笑了一下,深深的看了沈巍一眼,他想将他的样子牢牢刻在自己心里,“沈巍,忘了我吧...”

   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9

9

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罗浮生才昏昏沉沉的从睡梦中醒来,他觉得自己的头痛的都要炸开了,伸手揉了揉被汗水打湿的额头。

   他感觉到左手传来温热的触感,垂眼看了一下趴在床边睡熟的沈巍,眼泪瞬间决堤...

   感觉到手中微微的颤动,沈巍猛然惊醒,看着掩面哭泣的罗浮生,心里又被猛击一下,他小心翼翼的挪过去,将罗浮生搂入怀中。

  “没关系,没关系...我带你走,等天亮了我就带你离开这里...”沈巍低头轻吻罗浮生的发丝,沙哑的声音透露出他的克制。

  “对不起...我不能跟你走,我...我已经不爱你了,你走吧...明天...明天我就要成亲了...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...”罗浮生一边抽泣,一边从嘴中硬生生的挤出这些话,这不是他的本意,可他必须这么做,于他于自己都是最好的了断。

    感觉到沈巍的僵硬,罗浮生挣扎着将他推开,“谢谢你的衣服,我怕是得穿着走了...”

   “浮...浮生啊!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?是不是有人...你告诉我,我们一起解决好吗?”沈巍抓住想要离开的罗浮生,紧紧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中,他分明从罗浮生的眼中看到了哀伤,若他真的不爱自己了,为何会露出这种受伤的神情...

    罗浮生握紧了拳头,他不愿意再拖泥带水,他不想害了沈巍,更何况洪帮上下的安慰都系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 他转过身子冲沈巍笑了一下,伸手扯开自己的衣领,露出颈间暧昧的痕迹,玩味的开了口:“呵...发生了什么你看不出来吗?本来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不错,想给你留点颜面。既然如此,我也就直说了吧,我已经不爱你了,我爱上别人了,他对我很好,而且也能满足我,昨天你也瞧见了...所以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,不要再缠着我了!”

    罗浮生真的很了解沈巍,通过自揭伤疤来扎沈巍的心,他成功了。

   沈巍此刻双目通红,双手紧紧抠住罗浮生的肩膀,将他甩到床上,然后扑了上去,“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满足你!要我跟你来一次做个对比吗?”

   罗浮生有些害怕,沈巍的样子有些吓人,他从未见过,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,他扯了下嘴角,伸手揽住沈巍的脖子,“可以啊!这两年我也是阅人无数,我倒要看看你能排第几...”

    恐怕没有哪个男人听到自己心爱之人亲口说出这种话还能冷静下来,沈巍也一样,他握紧拳头,朝罗浮生的脸挥去,可终究还是停留在一指的距离。

  “你走吧...”

   罗浮生睁开眼睛,此刻沈巍已经退到一边,他强撑着身子从床上起来,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。

  “明天我会在码头等你,你若来了我就带你走,不管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都不在意,我还会疼你爱你珍惜你...你若不来,我也祝福你...终究是我的错...”

    罗浮生没有回头,他不敢回头,他怕自己会前功尽弃,更怕看到沈巍受伤的表情,他只能拼命的跑,拼命的逃...

   

俗话说的好:早上一把刀,办事效率高...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8

早上掏出手机,搞个投票,然后开始写文,写到一半居然睡着了...好尴尬...😱

8

    沈巍不明白,罗浮生为何一见到自己就要逃开,他能看出来罗浮生似乎有些不太对劲,不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行动似乎有所限制,所以他毫不费力的将四处逃窜的罗浮生,堵在了一条死路。

    看着蜷缩在巷尾瑟瑟发抖的罗浮生,沈巍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,他不知道两年未见的恋人,如今为何变成了这副狼狈的模样,他大步走上前,想要抱紧罗浮生。

  “你别过来!你走吧...从哪来的回哪去,别再来找我了!”罗浮生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进,他很害怕,他不愿意让沈巍看到自己这副样子。

   “浮生...对不起,是我回来的晚了,不,我当初就不该离开,这样你父亲出事的时候,我就可以陪着你了...我知道你是在怪我,对不起...对不起...”

    沈巍其实昨日便回来了,他先去了趟龙城的罗家老宅,却没想到罗家已经落寞,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罗父身亡,而罗浮生被他的舅舅洪正葆收养,也从侧面得知这些年罗浮生没少吃苦,这让他很自责很内疚。

    他一刻不停的赶到东江,没想到竟然让他们在街头相遇,还没来得及享受久别重逢的喜悦,谁承想此刻竟是这样一番境况。

    感受到沈巍的手覆上自己的胳膊,罗浮生吓的打了个冷颤,他奋力甩开沈巍的手,刚想起身逃离,却被后庭异样的感觉吓得蹲了回去。由于刚才走得急,还没有进行清洗,这会儿一激动,留在体内的东西,竟一股脑的涌了出来,打湿了他的裤子。

    沈巍并没有看出罗浮生的异样,只以为他是在和自己闹脾气,不顾他的意愿,强制将他揽入怀中。

    罗浮生拼命的从背后拉扯着自己的衬衫,试图掩盖身后的不堪,“求求你...让我走吧...”罗浮生的声音在颤抖,强烈的屈辱感让他紧紧咬着下唇,腥甜的味道蔓延整个口腔。

    沈巍后知后觉,这会儿才感受到怀中人的不妥,“你怎么了浮生?到底发什么什么事了?”

   罗浮生死命的摇头,一句话也不愿意说,双手还在不停地拉扯着上衣的后摆。

   沈巍发现了他的小动作,不露声色的将手伸向他的身后,湿粘的触感让他产生了不好的预感,眼神落在罗浮生的颈间,刺眼的红晕认证了他的猜想。

   沈巍握紧了拳头,关节已经毫无血色,身体因为怒气而微微僵硬,他恨不得现在就问清楚那个人是谁,然后再去杀了他...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好眼前的罗浮生。

  “别怕...我们离开这里...别怕...”沈巍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,将罗浮生的身子紧紧包裹住,然后将他抱起,快速离开...

   沈巍将罗浮生带到自己提前预定好的酒店,把他抱近浴室,刚要伸手触碰到他的衣扣时,又赶忙收了回来,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:“浮生,我可以帮你吗?”

   罗浮生呆滞的坐在浴缸里,许久才摇了摇头。见他精神状态不好,沈巍不想刺激他,便帮他把水温调好,然后退出了浴室。

   可他也不敢走远,只是靠在门外,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,好及时冲进去,以防万一...

    过了一会儿,从里面传来了流水声,和罗浮生抽泣的声音,沈巍心里一揪,一拳打在墙上,手指瞬间血肉模糊,可手上的痛瞬间被心中的痛所掩盖,罗浮生的每一声哭泣都像一把带刺的刀深深的插进他的心里,拔出时还连着肉...

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罗浮生穿着沈巍准备的衣服,从浴室里走出来,他的眼神惊慌的躲避着沈巍,双手紧紧的攥住衣领,可还是露出了被搓破的皮肤...

   沈巍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还说什么,现在这种情况开口还不如沉默。

   他走过去,将罗浮生抱起,放在床上,帮他把被角掖好,然后静静地坐在床边,守着他。

   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7

7

    虽然罗浮生已经答应了洪正葆嫁入迟家,可当他知道迟瑞便是迟督军时,他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,对迟瑞的了解,他断然不会做出这种强人所难的事,想来是舅舅慌不择路才想到这个馊主意。

    罗浮生忐忑的跟着迟府的下人往内院走,在来之前想好的话,这会儿竟一句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 “浮生!你来了,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...”迟瑞听下人说罗浮生来了,赶忙放下手中的工作,一见到罗浮生便激动的上去将他搂去怀中。

    罗浮生有些尴尬的将迟瑞轻轻推开,低着头小声呢喃:“咱们进去吧,我有点话想跟你说...”

    迟瑞难掩喜色,拉着罗浮生的手就往房间里走,“渴了吗?饿不饿?早上吃饭了吗?我叫厨房给你准备点吃的!”刚招呼罗浮生坐下,迟瑞又忙着给罗浮生准备吃食。

    面对迟瑞的热情,罗浮生心里有些负罪感,“迟瑞,你别忙了,我什么都不需要,我...我这次来,是想请你取消婚约...”

   “为什么啊浮生?”迟瑞的笑容渐渐消失,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,可是握住罗浮生的那双微微颤抖的手,还是暴露了他的慌张。

    罗浮生低着头,不敢去看迟瑞眼睛,他本以为迟瑞对他不过是朋友之情,可是现在这双深情含泪的眼睛,分明是在诉说着他心中的情愫,可有些话他必须要说:“我知道这事让你有些为难,可是你知道的...我心里已经有人了,他马上就会回来的,你是个好人,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...对不起...”

     迟瑞将罗浮生的手贴在自己的嘴上轻轻吻着他的掌心,“浮生,我是爱你的...你知道吗?一想到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我高兴的要发疯了,你看看我好不好,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,你可以不爱我,你也不必为了我去忘记那个人,只求你别拒绝我,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好吗?”

   “对不起...我做不到...我不会嫁给你的!”罗浮生将手抽回,起身要往外走。

   “你当真不顾你舅舅和洪澜的生死了?不仅是他们,还有洪帮上上下下所有的人性命,你可知这次的罪名足以让你们洪帮在东江彻底的消失!”迟瑞见罗浮生的态度如此坚决,虽然他不愿如此,可还是选择了非常的手段。

    罗浮生停下脚步,难以置信的回过头,平日里平易近人的迟瑞,此刻瞪着猩红的双目,狠厉的看着自己,犹如一个食人的魔鬼...

    迟瑞已经没有耐心了,不愿再苦等一个未知的答案,他从背后揽住罗浮生的身子,温柔的亲吻着他的后颈,轻声说道:“只要你乖乖的听话,我保证他们无事...”

    见罗浮生不再反抗,迟瑞将他抱起,放到床上,俯身吻去他脸上的泪痕,“浮生...我爱你...”

【哇啊啊啊...好大的车啊!!!!】

     目光呆滞的喘息着,他身上的欲望还未褪去,可理智已经恢复,一想到刚才自己在迟瑞身下的模样,只觉得羞愧难当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沈巍的脸,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他了...

    “你满意了吗?现在可以放过我舅舅和澜澜了吗?”罗浮生忍住身体上的不适,起身将衣服穿在身上。

   “等你我大婚之日,我便放了他们...”

    罗浮生没有说话,穿好衣服便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,迟瑞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,没有开口挽留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由于刚做过,罗浮生的后面疼痛难忍,走起路来也显得有些奇怪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,他紧紧攥住自己的衣领,生怕被人看到身上的痕迹。

   “浮生?是你吗浮生!”

    就在这一瞬间罗浮生彻底崩溃,这个他想了三年,盼了了三年的声音,居然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在耳边响起...

   

   

 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6

6

    这段时间,迟瑞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美高美或是戏院周围,和罗浮生来一场安排好的偶遇。

    一来二往,也就对罗浮生更加了解,也知道了他有一个出国两年未归的心上人。为此迟瑞非常的痛苦,他也想过不再去见罗浮生,从此和他断了联系,可事情怎会尽如人愿,他越是想要忘记,就越是忘不了...

   “督军,上面拨下来的军用物资被洪帮的人扣了,人已经被抓回来了...”

   “呵...他们可真是胆大妄为!”本就心情不好的迟瑞,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扬起手就要摔在地上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将手收回,迟疑的看着眼前的下属,“等一下,你说是哪的人?”

   “洪帮的三当家,侯力...”

   “哈哈哈...太好了,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他了!走着,去趟洪家,把洪正葆请回来喝杯茶!”迟瑞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 看着迟瑞的情绪变化,一旁的下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“是...是!”

    在迟瑞的带领下,一行人冲进了洪家,将洪正葆和洪澜带了回去。

   此刻,迟瑞和洪正葆面对面坐在牢房里,迟瑞嘴角带着笑意,帮洪正葆添了杯茶,“私扣军用物资可是大罪,洪老爷真是糊涂啊!”

   洪正葆早就听闻这新上任督军做事雷厉风行,从来不讲情面,虽说他们洪帮在此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帮派,可还没有胆大到敢与军方作对,这次之事早先并未收到风声,侯力误认为是兴隆馆故意作的局,这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 “迟督军,您听我说,这事儿都是误会...”

   迟瑞不愿听他废话,至于是不是误会,他心中有数,更何况他的目的也不在此,他抬头看了洪正葆一眼,“是不是误会可就要看上面怎么认为了,不过我现在还未将这件事上报...”

  “这事儿真的只是误会,还请督军手下留情啊!”听出迟瑞的言外之意,这事似乎还有转圜的余地,洪正葆赶忙开口抱屈,只等着迟瑞提出条件。

   迟瑞并不急着开口,他拿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小口,然后伸手转动着手上的翠玉扳指,瞧着洪正葆已经开始坐立难安的时候,这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:“其实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,我与你们二当家罗浮生关系可不一般,只要你能说服他嫁入我迟府,当时候我们也算是半个亲戚,什么都好说…”

   洪正葆大惊失色,他万万没有想到迟瑞提出的条件竟是罗浮生,“可...可这浮生是个男子,而且他...他...”

  “他还有一个心上人?”迟瑞抬眼看了洪正葆一眼,“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,你只需说服他就行了,其他的都与你无关。”

  “这...这...成吧,还望督军如愿以后,可以多多庇佑洪家...”

    洪正葆虽说心对罗浮生有些愧疚,可他也知道罗浮生喜欢男人,那便是个男人都没差吧。反正那沈巍已经两年没个消息了,若是还要他,早就回来了。这迟瑞有钱有权,长得一表人才,又不嫌弃他,也算是段好姻缘,这样一想心中仅有的一点愧疚感也消失不见。

   “好说...”迟瑞笑了一下,起身走出牢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舅舅,你没事吧舅舅...”

   罗浮生刚一回到洪家,就听罗诚说洪正葆和洪澜被抓入大牢,便一刻也不敢耽搁,赶忙跑来探望。

  “浮生啊!你可来了,这次舅舅可是被侯力那个混蛋害惨了,如今只有你能救我和澜澜了...”洪正葆一见到罗浮生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,他知道罗浮生最是重感情,只要动之以情,他能为你豁出命去。

    果然,罗浮生一见到洪正葆,听着他的话,瞬间红了眼圈,“舅舅,您快别难过了,您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救您和澜澜出去的,您可得保重身体啊!”

  “浮生啊...其实舅舅已经有了一个好办法,只是...只是不知道你肯不肯...”洪正葆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 听到洪正葆已有出去的方法,罗浮生自然惊喜万分,赶忙开口询问:“什么办法?只要我能做到,我一定肯!”

   “只要你嫁给迟督军,不仅我和澜澜不必受这牢狱之苦,今后我们洪帮有了他照应,便能更好的发展了...”

     罗浮生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没想到洪正葆口中好办法竟然就是出卖自己...

    见罗浮生没有反应,洪正葆一咬牙,干脆跪了下来,抓住罗浮生的手,声泪俱下,“浮生啊,我知道这事让你为难,可舅舅真的是没有办法了,这私扣军用物资可是要杀头的,你就真的忍心看着我与澜澜丧命吗?你可不要忘了当初你流落街头的时候,可是我这个舅舅收留了你,人得知道感恩!”

  “感恩...呵呵...”罗浮生目光呆滞的笑了一下,转过身朝门外走。

   洪正葆一把抓住罗浮生的腿,“浮生,舅舅求你了,你就答应吧!”

  “知道了...”罗浮生闭上眼睛,泪水从眼角滴落

  

   

   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5

甜甜甜!

5

   “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?”迟瑞放下手中的文件,抬眼看了下站在对面的手下。

   “是,属下四处打听,最后觉得符合督军描述的的只有一人,洪帮的二当家罗浮生,他是洪正葆的外甥,虽然两人是亲戚关系,可洪正葆对他并不亲近,他的父母都不在了,小小年纪就帮着这个舅舅拼命...”说到罗浮生的身世,他的心里不禁有些唏嘘。

   “这样啊...”迟瑞靠在椅背上,若有所思的搭着话,“他一般都在什么地方出现?”

   “据说美高美现在归他管,他经常在那里出现。”

  “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迟瑞冲他点了点头,示意他离开。

  “是!”

    看着关上的房门,迟瑞从椅子上起身,来到窗前,闭上眼睛感受着洒在自己脸上的阳光,过了许久,扯了一下嘴角,许是被暖阳感染,这抹笑容也有了温度。

  “浮生,以后便由我护着你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好!”

    罗浮生虽说已经撇去了许多过去的习惯,可是这戏却是怎么也戒不掉,今日得空便又来听上一曲。

  “我寻思着是谁在这大吼大叫的,原来是你啊!识趣的话赶紧滚蛋,别在这儿碍眼!”

    罗浮生翻了个白眼,这个熟悉的声音他基本上三天就能听到一次,扭头一看,果然正是胡奇带着几个兄弟,凶神恶煞的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 罗浮生伸手拿起脚边的砍刀扛在肩头,饶有兴致的看着胡奇,“说我呢?我看你是皮痒了吧!前几日是谁像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跑的?你这是伤好了又来讨打了?”

  “呸!今天没空跟你玩,我今日是来找九岁红去唱曲的!没你什么事,一边玩去!”见罗浮生随身带着刀,胡奇不愿与他过多纠缠。

  “我掏了钱就是客人,这戏还没唱完呢,我走哪去?你找人家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搭理你啊!”罗浮生这两年来,别的不敢说,这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越发溜了,这还都是拜胡奇所赐。

    罗浮生转过身,看着台上的九岁红开了口:“先生愿意虽他去吗?”

    九岁红面露难色,冲着胡奇鞠了一躬:“实在是抱歉,那日便已经回绝了,还请您回去吧...”

   “听见没?滚吧!”听了九岁红的话,罗浮生举起手中的刀,指着胡奇。

   “你这个小兔崽子!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育你!”本就因为被九岁红驳了面子而气恼的胡奇,看着罗浮生叫嚣的样子,更是怒不可遏,掏出腰间别的枪瞄准了罗浮生的脑袋。

   “督军,现在过去...”

    看着罗浮生悠然自得的样子,迟瑞嘴角挂着一抹浅笑,冲身旁的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 眼见着罗浮生夺过胡奇手中的枪,卸了枪里的子弹,并转身一脚将胡奇踢飞,就在胡奇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时候,迟瑞挑了下眉毛,嘴唇轻启:“行动!”

    军队的人突然闯入,把一群人团团围住,罗浮生一脸茫然的看着被两三个官兵按在地上的胡奇,“你找来的?”

  “你放屁!我找来的能抓我吗?”胡奇对此事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 “迟...迟瑞?”罗浮生惊讶的看着向他走进的迟瑞,今日的迟瑞与那日不同,穿着军装看起来威风凛凛的,让他差点认不出来。

   一看到罗浮生,迟瑞眼神中的冰冷转瞬即逝,“这么巧啊!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 “你是迟...”胡奇也认出迟瑞的身份,刚要开口,却被迟瑞一个眼神瞪了回去。

    罗浮生没有注意到气氛的微妙变化,一把搂住了迟瑞的肩膀,“没看出来啊,你这身打扮还挺帅的!你这是...”

    迟瑞把头伏到罗浮生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混口饭吃罢了...”

  “罗浮生!你帮忙说句话啊!道上的规矩你忘了?”眼看自己就要被押走,胡奇赶忙向罗浮生求救。

    罗浮生不耐烦看了胡奇一眼,转头冲迟瑞尴尬的笑了一下,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:“那个...他...”

  “放了他们!”迟瑞看出罗浮生的心思,不愿他为难,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先行下了命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