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夜之月小番外



—小番外之沈巍感冒了

  

   “咳咳...咳咳...”

    由于昨天沈夜带着罗浮生偷喝酒,当沈巍回来的时候,两个醉鬼正在发酒疯。

    他本想着帮罗浮生清洗一下身上的酒气,哪知浴室的热水器坏了,放了半缸水却没有一滴热水。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,两个醉鬼偷溜进浴室,竟将他摁在冷水中,泡了个冷水澡。

    结果今天早上,沈巍一睁开眼便觉得头晕目眩,浑身疼的冒冷汗,见他难受的样子,罗浮生急的哭了两回了,好在沈夜还算冷静,还知道帮他找一下退烧药,可这一口凉水下肚,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 “沈巍,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煮点粥吧,你生着病再饿着肚子,多难受啊!”罗浮生见沈巍脸烧的通红,心里很是自责,这会儿只想为他做点什么,好缓解他的病痛。

   “咳...咳...你会做饭吗?”沈巍疑惑的看着罗浮生,他可从来没见过罗浮生做饭,自然是不放心。

   “有我帮忙,你还怕吃不到嘴里?一会儿要你好看!保证让你大吃一惊!”一旁的沈夜也是急于表现,毕竟自己的罪过可比罗浮生大多了,虽说他昨天喝断片了,可要说谁能把沈巍推入浴缸,那恐怕只有他了,为了避免沈巍秋后算账,只能现在就开始赎罪了。

     沈巍心里还是不放心的,可他今天确实难受的厉害,昨天罗浮生喝了那么多酒,这会儿胃里怕是也不好受,且不说自己吃不吃,做好了让罗浮生吃一些也是好的,这样一想,便也就同意了二人的提议。

    两人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忙活着,罗浮生大包大揽的想要自己做饭,可偏偏沈夜一会儿一提意见,惹得罗浮生心中不快。

   “生儿,米洗了吗?”沈夜凑到火边,打开盖子看了两眼锅中的米。

    罗浮生瞪了沈夜一眼,拽着他将他拖出厨房,“哎呀你好烦啊!本大厨做饭闲杂人等不要靠近,出去!”

  “好好好...那你小心点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得叫我!”见罗浮生生气了,沈夜赶忙赔笑脸,临走之前还不忘冲他抛个媚眼,却险些被关上的门拍到鼻子。

    十分钟后...

    砰——

    一声巨响从厨房传出,只见罗浮生灰头土脸的走进卧室。

   沈巍被响声震醒,惊慌的看着罗浮生,“不...不是煮粥吗?咳咳...”

   罗浮生觉得丢人丢大发了,低着头不敢去看沈巍,“对不起...”

   沈巍伸手将罗浮生拉到床边,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,确认他没有受伤,这才安心,“不要紧,你没事就好...咳...”

   罗浮生抿着嘴笑了笑,难为情的说:“你别担心,沈夜已经接着去做了,一会儿...”

    砰——

   不等罗浮生把话说完,厨房又传出一声巨响,震的屋内的两人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 沈夜轻轻将房门打开,只探入一个脑袋,看着惊呆的二人,咧着嘴笑了起来,“那个...哥...生儿...你们想吃什么,我出去给你们买...”


   

 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夜之月—番外之面面的新造型

别问为啥变图了,因为懒...🙄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夜之月11



11


    这几日罗浮生已经可以勉强下地走动,瞧着推门进来的人,眼神中满是惊喜,“沈夜?”

    沈巍摸了摸空空的鼻梁,意识到自己忘记带眼镜了,“我是沈巍...”

   “对不起,你没有带眼镜,我还以为...”罗浮生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 “没关系,其实...我不近视,近视的是沈夜。”沈巍走上前,将罗浮生扶到沙发旁坐下,然后蹲在他的面前,帮他按摩受伤的腿。

    听了这话,罗浮生有些惊讶,他一直以为沈巍近视,却从来不知道近视的其实是沈夜,“那你为什么总是带着眼镜?”

    沈巍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,抬头看了看罗浮生,轻声说道:“为了更像沈夜,那天我看到你们在一起,我很嫉妒,所以我就想着,如果我变的像沈夜一样,你会不会也喜欢我呢?后来我才发现,他每次在你面前的时候,都不会戴眼镜。”

     罗浮生这才猛然想起,沈夜以前是戴眼镜的,他为了更像沈巍,便再也没在自己面前戴过眼镜。

    见他没有说话,沈巍又接着开口:“其实我和沈夜一点也不像,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其实沈夜是会吸烟的,也特别爱喝酒,可是这些我都不会...而且沈夜是自来卷,你知道吗?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花一个多小时去弄头发...可我不是...”

    这些事情罗浮生是第一次听说,直到今天他才知道,他不仅不了解沈夜和沈巍,还自私的强迫他们变成另一个人,“对不起...我不知道...”

    沈巍伸手握住罗浮生颤抖的双手,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了口:“所以...要去把他找回来吗?”

   “我要去,带我去!”罗浮生激动的站起来,拉着沈巍就要往外走,说实话,这些天来他真的很想沈夜。

   沈巍却站在原地没有挪步,小心翼翼的说:“我可以跟你换一个请求吗?”

   “什么?”罗浮生茫然的回过头,却从沈巍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。

   “别丢下我...我很怕,以前我怕我们不一样,现在我怕我们太一样,我怕他可以轻易的取代我...”沈巍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 罗浮生上前抱住沈巍,这样的沈巍让人心疼,他从未见过沈巍如此害怕模样,“我不会丢下你的,如果沈夜愿意回来,我也不会再丢下他了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在沈巍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一个破窝棚外面,可沈巍却不愿进去,“他在里面...你去吧...”

    罗浮生刚一进门,就瞧见蜷缩在墙角的沈夜,他的心被狠狠的刺痛,他记得第一次与沈夜见面时,他就是这样蜷缩在角落。

   “沈夜...”罗浮生走近沈夜。

   “浮生?”沈夜猛然惊醒,捂着脸将身子转了向墙壁,“你别过来,你快回去吧!”

    罗浮生见他如此躲避自己,心里更是难过,伸手从背后揽住他的腰,“你跟我回去吧,之前是我不对。”

   “对不起,浮生...我已经没有资格待在你的身边了...”沈夜转过身,指了指额头上的疤痕,“你瞧,我已经不可能再像他了...”

    罗浮生伸手摸了摸沈夜额头上的疤,“我已经不再需要另一个沈巍了,可我却不能没有你这个沈夜,谢谢你一直为我做的那些事,从现在起,请你以沈夜的身份留在我身边好吗?”

   “浮生...”沈夜没想到罗浮生会这么说,尽管如此,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下意识的伸手去推开罗浮生。

     见沈夜还要推开自己,罗浮生赶忙扑进他的怀中,一脸委屈的看着他,“我腿还没好呢,就跑这么远的路来找你,你还要推开我?我不管,我累了,我要你背我回家...”

   “是...”

   

   


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夜之月10



10

   “沈夜!”罗浮生从梦中惊醒,他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并没有鲜血,这才放下心。

    他刚才做了一个梦,这个梦很长,很真实,他梦见他与沈家兄弟第一次见面,那时父亲还没有死,那天雨下的好大,他一眼就瞧见为沈夜挡雨的沈巍,他记得那天他哭着让父亲收留了他们。

    他梦见沈夜总是欺负他,不是偷咬他的鸡腿,就是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塞进他的口袋,把他气的哇哇大哭,每当这个时候沈巍总会站出来惩罚沈夜。

    他梦见自己喜欢上了沈巍,可是却不敢告诉他,而这个被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,却被沈夜发现了,那天沈夜握住他的手,让他把自己当做沈巍,看着那张与沈巍相同的脸,他心动了。

    他梦见他第一次与沈夜情不自禁,却被沈巍撞破,他永远记着沈巍惊讶愤怒的表情,也是在那一刻,他开始憎恶自己,怨恨沈夜,讨厌沈巍。

    他梦见沈夜守身每次都会故意让自己受伤,就为了看他着急落泪的样子。

    他梦见沈夜死了,就在他的怀中,他满手满身都是沈夜的血...

   “浮生...”沈巍听到屋内的动静,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 见沈巍走近,罗浮生挣扎着起身,“沈夜呢?他回来了吗?”

   “回来了...”沈巍来到床边,将罗浮生按了回去。

    听到沈巍的话,罗浮生脸上瞬间有了笑意,拉着沈巍的胳膊,就要下床,“那我去看看他,他动起手来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,平时也就算了,这次他身上还有伤呢,他是不是又添新伤了?”

   “别去了。”沈巍轻轻皱了一下眉头,将还没站稳的罗浮生,放回床上。

    罗浮生表情变得有些僵硬,他看出沈巍的表情似是不太对劲,心里又开始慌乱起来,“怎么了?他是不是伤的重了?”

    沈巍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了口:“他回来过,又走了...”

    罗浮生突然有些害怕,心中莫名的不安,他抓紧沈巍的手,急切的询问:“走了?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 “不回来了,他离开这里了。”沈巍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诉说着,以免罗浮生的情绪过于激动。

   “不...不回来了?”罗浮生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只觉得心里突然空空荡荡的,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抽离。

   “不回来了也好...去哪不比待在我身边强...走了也好...”罗浮生躺回床上,拉起被子将自己裹紧。

   “浮生...” 沈巍见他如此,很是心疼,忍不住轻声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 罗浮生呆滞的转过的头,不甘心的再次询问:“他真走了?”

   “走了...”

   “不回来了?”

   “不回来了...”

   “哦...”

  

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夜之月9



9

   “二当家,大当家请您回去一趟。”罗诚走进病房,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沈夜,伏在罗浮生的耳边小声说道。

   “知道是什么事吗?”罗浮生的眼睛还落在沈夜苍白的脸上,已经三天了,怎么就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呢。

    罗诚摇了摇头,“大当家没说,不过三当家也在,似是有什么要紧事儿...”

   “我知道了...”罗浮生伸手帮沈夜掖了掖被角,跟着罗诚走出病房。

    这会儿沈巍不在,沈夜又昏迷不醒,也许正是最好的时机,罗浮生握紧口袋里的蝴蝶刀,心中有些紧张。

   罗浮生走到门口就见到洪正葆面色凝重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而一旁的侯力正一脸谄媚的在一旁候着,他想的不错,今天怕是要算总账了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进去。

   “义父,您...嗯...”罗浮生刚进大门,就被人从背后来了一棍,好在是打在腿上,不过这腿是断了,一会儿怕是要吃苦头了。

   “二当家!”罗诚蹲下身子去查看罗浮生的伤势,见罗浮生痛苦的浑身发抖,赶忙开口询问:“大当家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 洪正葆摆了摆手,上前两人将罗诚拖出房间,然后愤恨的看着趴在地上的罗浮生,“罗浮生,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!你老实告诉我,侯力的那几批货是不是你吞的!”

   罗浮生倒吸了一口气,双手撑起身子, 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,将浑身的力气都压在另一条没有受伤的腿上,“呵呵...义父,这话从何说起啊?”

    见罗浮生嘴硬,侯力坐不住了,毕竟这次是他踩死罗浮生的最佳时机,绝对不能出差错,赶忙抢先开口:“罗浮生!我都调查清楚了,就是你找人吞了我的货!我知道你气我顶了你的位置,可你也不能将帮里的货私吞啊!你有气大可冲我来,大当家的可没得罪你!帮中的众兄弟可没对不住你!”

   “啧...”一听到侯力叽叽歪歪的说个不停,罗浮生便心知肚明,他肯定没有万全的把握,不然定会将证据摆在自己面前,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看自己哑口无言的样子的机会的。

    理由虽烂,却架不住有人相信,此刻洪正葆气的已是咬牙切齿,恨不能生吞活剥了罗浮生,“罗浮生,你别忘了,当初是谁把你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,又是谁将你养这么大,还让你当上洪帮的二把手!你就是这么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吗?”

   “您不说我也不会忘啊,我怎么会忘呢?”罗浮生收起脸上的笑容,眼眸中迸发出凌冽的寒光,不露声色的抽出袖口里早就藏好的蝴蝶刀。

    不等周围人有反应,只见那刀已经直直插入洪正葆的胸口,洪正葆惊讶的看着罗浮生,“啊...你...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 一旁的侯力先是一愣,迅速反应过来,“大当家!大当家!您放心,我侯力一定会为您报仇的,还会带领洪帮众兄弟壮大我洪帮的势力...”只见侯力狰狞的扯了下嘴角,将洪正葆胸口的刀拔出,又连刺几下,“您就安息吧!”

    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

   “可真是一出好戏啊!”罗浮生冷眼旁观,却也忍不住为侯力的反应能力鼓掌,

   事已至此,侯力已经不甘于屈居人下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“兄弟们,罗浮生这个叛徒杀了大当家,我义不容辞承担起主持洪帮的重任,现在...谁能把罗浮生这个叛徒杀了,为大当家报仇,谁就是新的二当家!”

    得了侯力的命令,屋内的人都跃跃欲试,准备杀了罗浮生领赏。

   “杂碎们,爷来取你们的狗命了!” 就在这时,只见沈夜带着烛九和鸦青及时赶到,身后还跟着沈巍。

   “沈夜...你...”罗浮生一激动,忘记自己腿上有伤,刚迈出一步,便要摔倒,幸亏沈夜眼疾手快,将他揽住。

    沈夜看了罗浮生一眼,将他退到沈巍的怀中,“带他走!”

   “不行,要走一起走,你还受着伤呢...我...”罗浮生刚要挣脱沈巍,就被沈夜从背后一个手刀打晕了过去。

   “照顾好他...”沈夜伸手摸了摸罗浮生的脸,冲沈巍笑了笑。

   “小心。”沈巍抱起罗浮生在烛九的掩护下,迅速离开。


   

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月之夜8



8

    罗浮生最近只觉得身心俱疲,因为他每天都要陪兄弟二人玩识别身份的游戏,自从自己和沈巍突破防线之后,沈巍不论从形象上还是行为举止上,都在有意模仿沈夜,而沈夜也是如此,两人本就长得相像,这下就更难以区分了。

    为了落得耳边清净身体轻松,罗浮生干脆搬去了美高美暂住,而且也快到了收网的时间,他不想在这个紧要关头功亏一篑。

    罗浮生警惕的环视着四周,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,可是周围已经是灯红酒绿,一片笙歌,并无不妥,他揉了揉跳动眼皮,心中莫名不安。

  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 人群突然骚动,罗浮生还未将腰间的枪掏出,就被一个黑影扑倒,一声枪响在耳边炸开。

   “沈巍...”罗浮生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,慌乱的朝远处看去,只见开枪的人眉心插着一把短刀,缓缓倒地。

    沈夜扯了下嘴角,背部传来的痛感让他沁出冷汗,“答错了...”

    罗浮生顾不上懊恼自己认错人,他将沈夜揽入怀中,只见沈夜的背部已经被血水浸湿,“你受伤了,我带你去医院,你坚持一下!”

    沈夜无力的靠在罗浮生的怀中,小声说道:“还好...”

   “什么?”罗浮生一只手捂住沈夜的伤口,然后将他搀扶起来。

    沈夜笑了笑,伸手指了指匆匆赶来的沈巍,“还好我趁他不备先出来找你,不然这会儿你该多难过...”

   “小夜!”沈巍上前帮忙扶住沈夜摇摇欲坠的身体,沈夜顺势倒在沈巍的身上。

    沈夜将头贴在沈巍的耳边,压低了嗓音:“呵呵呵...我又先你一步,你又失去一个扭转局面的机会...”

   “闭上嘴,留着命!” 沈巍皱了下眉头,背起沈夜就往外走,罗浮生也加快脚步跟在后面。

    眼看着沈夜被推进手术室,罗浮生看着自己和沈巍身上的血,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
   “别怕,他会没事的...”沈巍上前将罗浮生揽入怀中,轻声安慰。

    “都怪我,都怪我...” 罗浮生将头埋进沈巍的胸口,他很害怕,害怕沈夜再也不会出来,就像他的父亲一样。

   “这与你无关。”沈巍轻抚罗浮生的后脑,想要缓解他那紧张的情绪。

   罗浮生抬起头,脸上布满泪痕,“等沈夜好了,你们就离开吧...”

  “你说什么呢?你让我们去哪?我们的命都是你的,你不要了吗?”沈巍擦去罗浮生脸上的泪,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气恼。

     罗浮生抓住沈巍的手臂,情绪有些激动,“这终究是我一个人的事,当初把你们牵扯进来已是不该,眼下事情已经接近尾声,就算没有你们我也一样可以报仇。”

   “你累了,休息一会儿吧,至于别的,别再去想了...我不会离开你的...”沈巍将罗浮生按在一旁的凳子上,他不想再就这个话题讨论一下去,他若是想离开,早在那天就走了,又怎会留到现在。

    罗浮生抬起头,沈巍的脸就近在咫尺,他心中再也无法克制那股冲动,将嘴唇贴上沈巍的唇,沈夜说的对,若是此刻躺在里面的是沈巍,他一定会疯了...

    待罗浮生的唇离开,沈巍缓缓的开了口:“我不是沈夜...”

    罗浮生笑一下,伸手摸了摸沈巍的脸,“我知道,你是沈巍...”


 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月之夜7



7

   “浮生。”沈巍轻唤着怀中的人,眼中的温情似是马上就要溢出来。

   “嗯...”罗浮生累极了,无意识的哼了一声,又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 沈巍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看罗浮生了,他瘦了,身上的伤疤又多了几条...

     沈巍和沈夜从小就没有父母,十二岁的那年两人从福利院逃跑,过上了在街头流浪的生活,他们白天和野狗抢食,晚上和乞丐抢住处,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。

     他依然记得那天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兄弟二人的面前,那时的罗浮生还是个孩子,比他们矮了一个头,一双小肉手递过来的馅饼,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。那张天真的笑脸,仿佛带着光,照亮了他内心阴暗的角落。可是现在,他已经不记得上次见罗浮生笑是在什么时候了...

     沈巍在罗浮生的额头上留下一吻,轻声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 沈夜已经在门外守候多时了,他又几次想要冲进去将沈巍杀了,可是他却不敢,因为他不能也不忍伤害罗浮生。

    见沈巍出来,沈夜将手中的短刀在沈巍的眼前晃了两下,轻轻勾起嘴角,“这把刀我磨了一个晚上了,哥哥想要帮忙试一下刀吗?”

   “我要上班了。”沈巍面无表情的推开沈夜的手,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。

    沈巍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沈夜,他将刀尖抵在沈巍的颈动脉上,此刻,他只要稍稍用力,沈巍的血就会染红他的脸,他甚至能感觉到手中的刀随着脉搏在跳动,“告诉我为什么?我在外面拼命,而你却在床上和我最爱的人翻云覆雨?”

   “我没什么好说的,你有气就冲着我来。”依旧是毫无波澜,毫无破绽,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 沈夜握紧手中的刀,狰狞的笑了一下,“哥哥...你知道吗?我有多想一刀割开你的喉咙,看着你在我脚边挣扎,哀嚎,直到死亡!哈哈哈哈...想想就很有趣,对吗?”

    沈巍轻笑了一下,眼神变得狠绝,“我亦是如此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罗浮生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一睁眼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 “沈巍?”罗浮生有些疑惑沈巍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,脑海中突然闪过之前的画面,他才意识到自己和沈巍...脸上难掩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 沈夜学着沈巍的样子推了推脸上的眼镜,兴奋的开口询问:“很像吗?”

  “沈夜?那个你先回去吧,我...”罗浮生心里一惊,下意识的拉起被子,试图遮挡住自己赤裸的身体。

   沈夜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,表情变得有些失落,“不好看吗?”

    不知为何,罗浮生有一种被人捉奸在床的窘迫感,他不敢去看沈夜,心虚的嘀咕了一声:“好看...”

   听了这话沈夜的眼中才重燃起亮光,他干脆站起身让罗浮生看清他身上穿的西装,这不是他喜欢的款式,可确实沈巍常穿的,“那我以后都这么穿好吗?”

   “沈夜...”罗浮生心里有些难受,他突然想把话和沈夜说清楚,干脆直接断了这段孽缘。

   沈夜自然知道罗浮生的想法,他蹲在床边,伸手抓住罗浮生的手,将嘴唇贴上去,“我会更像他的,别丢下我好吗?你看看我,是不是一样的?”

   “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...”罗浮生把手抽回,将脸别到一边。

   “浮生...生儿...我爱你啊...看看我,你看看我吧!”

    沈夜的眼神变得恐惧不安,他扑到罗浮生的身上,将他紧紧禁锢在自己的怀中,疯狂的亲吻着他的每一寸皮肤,若是可以,他多想将他融入自己的骨血,永不分开...

  


     



    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月之夜6



6

   “妈的...”

    罗浮生拖着右腿艰难的在夜色中行走,最终找到一家忘记锁门的院子,机警的听着外面的动静,时不时的伸手摸上大腿处深深扎着的蝴蝶刀扭动两下,此刻只有疼痛,才能让他保持清醒。

    今天洪正葆着急叫他回洪府,说是要恢复他管理美高美的权利,实则是让他去陪酒,陪的人正是江东有名的色鬼王老板。

    这王老板可是名声在外,不为别的,就因为他是个不挑食的主儿,不论老幼,不管男女,甚至连长得俊俏点的牲畜他都恨不得压在身下。

    罗浮生早先和这王老板打过交道,自然知道他对自己存了什么心思,因此就断了和王家的往来,没想到侯力这厮唯利是图,竟然连这个人渣的油水也要捞一笔。

    今日一进包厢他就暗觉不妙,可谁知临出门洪澜递给他的那杯茶水居然被下了药,若不是他及时给了自己一刀,这会儿怕是自己早就神志不清了。

   “快快快,入那边找找,今天一定要把那个小畜生办了,找不到小畜生,你们都得给我死!”

     门外的脚步声杂乱又急促,好在他们并没有胆大到挨家挨户敲门搜人的地步,罗浮生又待在院子里躲避的一会儿,这才踉踉跄跄的往回走。

    “沈...沈夜...沈...”罗浮生用尽全力推开铁门,身子一软便要栽倒,好在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揽入怀中,此刻的罗浮生浑身燥热难耐,下意识的在那人的怀中蹭着。

     “沈夜不在...”沈巍触碰到罗浮生的时候,感觉他浑身都在微颤,气息也很混乱,可他现在还来不及去想这些,毕竟罗浮生的腿还在往外冒血,“沈夜还没回来,你怎么了?为什么受伤了?”

   “别碰我!回你的房间去...不许出来...”下身突然一凉,罗浮生的脑袋也清醒了几分,他慌乱的去推沈巍,毕竟自己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了反应,眼下又褪去了裤子,岂不是被看个干净。

    别说罗浮生现在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丧失了大半力气,就算是在平时,若是两人正面较量,罗浮生也不是沈巍的对手。

   “我先帮你包扎伤口!”沈巍眼中沾染着怒气,看着罗浮生腿上骇人的伤口,心如刀割,咬的酸痛的后槽牙,证明他在克制。

    因为药物的原因,罗浮生的痛感也降低了好几倍,甚至连沈巍帮他拔刀时也不过是轻哼了一声。

  “我自己...嗯...”罗浮生被自己口中宣泄出的低吟吓了一跳,只不过是因为沈巍的手轻碰到自己的大腿,竟然会让他动情至此,“你快走...嗯...快...”他只觉得自己理智已经无法保持清醒,忍不住伸手去抠挖刚被包扎好的伤口,却被沈巍一把抓住。

  “我不可能走的!”沈巍将罗浮生横抱起,向卧室走去,腿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,那么现在就该处理身上的药了。

  “你干什么...别碰我...”罗浮生内心挣扎,可这手脚却在药物的引领下,紧紧攀上了抱着自己的人。

  “你被下药了,必须得解决一下!”沈巍将罗浮生轻轻放到床上,伸手拉开颈间的领带。

   “我自己会解决的,你出去!”不只是羞臊还是药效,罗浮生此刻浑身泛红,他随手抓起被子将自己盖住,瞪了一眼站在床边的沈巍,可这眼尾含春的样子,在沈巍看来却像是在勾引。

    沈巍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甚至还快了两分,他心中是有怨气的,他没想到罗浮生竟然会排斥他到如此地步,他转过头看向远处的镜子,这张脸明明那么像,怎么就不行?“因为我不是沈夜吗?我们两个有那么不像吗?好歹也是双胞胎啊。”

    罗浮生心里一惊,身子又往被子里缩了缩,可是他现在疯狂的渴望着这个人,以至于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,“你...在胡说...什么...出去...出去...”

  “现在灯关上了,你摸摸我,是不是和沈夜一样?”沈巍将屋内的灯关上,然后重新走到床边,拉起罗浮生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。“现在把我当成沈夜,沈夜可以做到的,我也可以...”

    罗浮生颤抖的抚摸着沈巍的脸,用手掌感受着他的五官,直到一双手握住他的前面,“嗯...求你...别这样...”

  “怎么?都成这副样子了,居然还要为沈夜守身如玉吗?”沈巍愤怒的加了些握力,另一只手撕扯开罗浮生的上衣。

  “沈...嗯...”罗浮生使劲儿咬住自己的手腕,生怕一个失神会将心底的那个名字喊出...

【哇,豪车耶...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👏😒我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鼓掌机...】

  
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月之夜5

我现在唯一能告诉你们的就是,这篇文是he😂


5

    虽说洪正葆收了罗浮生手中的实权,可他还是不感懈怠,每天还是按时出现在洪府和美高美,他这个未来的主人总得时时刻刻盯着,以免出现差错。

   挂了一天的假笑,罗浮生只觉得脸上的肌肉僵疼,他找了个无人的角落,眼神落在远处的洪正葆身上,一闪而过的愤恨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。

   十年了,他认贼作父已经十年了,这十年的伏低做小,让罗浮生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刀割破洪正葆的喉管。十年前洪正葆的枪口对准自己父亲的样子,依然牢牢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 罗浮生不露声色的摸了摸口袋里的蝴蝶刀,抬头迎上洪正葆的目光,冲他笑了一下,这个笑看起来是那样干净明亮,与他心中所想完全不同。

    现在还没到报仇的最佳时机,为了压抑住心中的冲动,他只得先行离开。

    人总是在气不顺的时候,面对各种挑衅,罗浮生看着将他团团围住的人,眼皮砰砰直跳,站在人群中间的胡奇更是点眼,若是说平时罗浮生只想教训他一下就算了,那么此刻,他是真的想打爆他的头...

    胡奇将口中的牙签吐到地上,上下打量着罗浮生,人的气场是很容易被其他人察觉的,此刻的罗浮生周身散发出的丧气,让胡奇心里痒痒,“罗浮生,真是巧啊!上次的账咱们还没算呢,不如今天就清算一下?”

   若是平时罗浮生还有心情陪他打两个回合的嘴仗,可今天,他只想发泄心中的怒气。

   见罗浮生伸手在身上摸索着什么,胡奇和他的手下警惕的后退半步,手上握着的刀也紧了紧力气。

   罗浮生的右手始终插在上衣口袋里,毕竟他浑身上下并无武器,唯有那把蝴蝶刀,他不敢轻易亮出底牌,毕竟双拳难敌四手,他必须先夺一人的长刀,这样才有胜算。

   果然,胡奇等人并不敢轻举妄动,毕竟那口袋中是不是枪也未可知,谁也不想挨一枪子儿。

   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,胡奇察觉不对劲,决定赌一把,将身旁两人推向罗浮生。

    罗浮生飞起一脚将其中一人踹回人群,右手迅速抽出口袋中的蝴蝶刀插进另一人的颈部,左手夺过他手中的砍刀。

    胡奇暗骂一句,一挥手,周围的人便冲了上去。

    罗浮生奋力挥舞着手中的砍刀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,有他自己的,也有别人的,强烈的血腥味直窜他的鼻腔,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他的双目赤红,机械性的砍杀着靠近他的人。

    可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,尽管耐力和体力都比一般人强一点,可对方的人毕竟太多,疲惫感袭来,让他的动作也变得缓慢。

    就在他连刀都要提不起来的时候,只见一个一个熟悉的身影杀入人群中,动作潇洒利落,没一会儿就解决了剩下的人。

    沈巍走到罗浮生的面前,将脱力的罗浮生抱在怀中,“我带你回家...”

    若是在平时,罗浮生定会一把推开,可现在他已经没有一点力气,只能将头靠在沈巍颈窝 ,沈巍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,令人心安,让人情迷,以至于脱口而出的话,甜腻的让人心颤,“沈巍...”

    沈巍身子僵了一下,紧了紧手臂,将怀中的人抱的更稳一些,“等回去你就能见到沈夜了...”

    罗浮生眼神变得暗淡,“那你就快点走...”

   “是。”沈巍苦笑了一下,果然,眼镜还需要继续带着...




【巍生/面生/all生】暗月之夜4

all生


4

    罗浮生从睡梦中醒来,随手拉起一件宽松的衣裳穿在身上,一开房门就瞧见沈巍正守在客厅里,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 “啧...”罗浮生厌烦的咂咂嘴,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反感。

  “你...”沈巍张了张嘴,准备说些什么,却被突然闯入的沈夜打断。

   沈夜跌跌撞撞的走到罗浮生的面前,手上满是鲜血,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:“生儿救我...”

   罗浮生和沈巍都被吓了一跳,不过沈巍拧紧的眉头很快就舒缓,转身向身后的柜子走去。

  “你...你为何受伤了?”罗浮生伸手就去扒沈夜的衣服,想要帮他检查伤口。

   沈夜顺势将头埋在他的怀中,头在他的胸口蹭了两下,像一个撒娇的孩子,“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...”

  “你先不要说话了,让我看看你的伤口!”罗浮生顾不得与沈夜玩闹,这次的任务明明很容易完成,侯力手底下的人是什么货色他是知道的,居然有人能够将沈夜伤成这样,这令他很是意外。

    沈夜抬起头,眼尾低垂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“止痛...”

    罗浮生脸一红,快速的在沈夜的嘴上碰了一下,刚要移开便被后脑传来的力度摁了回来,一条狂妄的舌头,正霸道的撬开他的唇齿,纠缠上他的舌头,舔舐着他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 “药...”沈巍将药箱放在桌子上,审视着沈夜,看到他眯着眼,瞥了自己一下,便更印证了自己心中所想。

    眼看沈巍拿着绷带走到两人的面前,罗浮生急得伸手去推沈夜,可沈夜似是故意挑衅,死活不愿放开罗浮生,直到罗浮生狠狠咬了他的舌头,他才依依不舍的收了力。

    罗浮生抿了抿红肿的嘴唇,伸手接过沈巍手中的药和绷带,小声说道:“我来吧。”

  “嘶...”罗浮生刚一碰到沈夜的伤口,沈夜便夸张的皱着五官。

   罗浮生抬头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忍着!”

  “你们快点,不然生煎要凉了...”沈巍此时已经坐在餐桌前,大口的吃着沈夜带回来的早饭。

   沈夜瞥了沈巍一眼,“啧,真是没心肝啊!”

  “小夜你好好养伤,最近有什么事儿我去做就好。”沈巍一边吃一边开口。

   罗浮生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语气中多了几分严厉,“不必,最近没什么事。”

  “那我先去上班了...”沈巍没再说什么,看了两人一眼,起身离开。

   沈夜嬉皮笑脸的看着沈巍,“晚上早点回来做饭!”

  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沉闷的关门声...

   待沈巍走了,罗浮生终于忍不住了,伸手摘下沈夜脸上的眼镜,“以后不要再带眼镜了!”

  “怎么?很像吗?”沈夜将眼镜拿回来,准备再次戴上。

  “不像!”罗浮生一把夺过眼镜扔到地上,表情变得愤怒。

   沈夜看着罗浮生,不由的苦笑了一下,“呵,是吗?”

  “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了!”罗浮生看着沈夜胸口的绷带,眼神变得冰冷异常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水平吗?怕是连沈巍都无法伤你分毫吧?”

  “这不是想让你心疼心疼我嘛!”见他生气了,沈夜反倒是咧着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 罗浮生伸手抚上沈夜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,心中突然有些难受,“沈夜...我...”

  “哎呀,忙活了一夜身子都要散架了,我得去补觉了。”沈夜打断了罗浮生的话,他知道,接下来的话不会动听,甚至还会让自己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。

  “沈夜...”罗浮生还想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,可沈夜却起身将他揽在怀中。

  “怎么?要陪我一起?”沈夜轻挑了一下眉毛,双手不安分的在罗浮生的背上游走,见他羞红了脸,这才松开手,“我是真累了,不养足精神怎么喂饱你?”

  “无耻!”罗浮生羞愤的瞪了沈夜一眼。

  “谢谢夸奖...”沈夜在他的脸上偷袭一下,得意的走回房间,一关上房门,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尽显疲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