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【巍生/慕面/迟勤】讨厌的他2

2

    沈家老二沈面面和他的两个手下鸦青、烛九,三人此刻正撅着屁股观察着马路对面的程记生煎店。

    烛九低头看了一下手表,他们已经在这趴了两个小时了,他的腰已经疼的没知觉了,他实在是受不了了,“老大...要我说咱们就直接冲进去,一棍子把他打晕,然后扛回本家!”

  “那等他醒了,能从了咱们老大吗?”鸦青对这个提议心存异议。

  “还由得他愿不愿意?咱们老大要模样有模样,要身材有身材,要钱有钱,他凭什么不愿意?他要真敢不从就打断他的手脚,把他关在地牢里!”烛九心中不悦,自己心爱的老大如今看上你个卖包子的臭小子也就算了,居然还如此的小心翼翼的,他心中是又气又心疼。

    沈面面伸手一人一个脑瓜崩,“说什么呢?打断你的手脚还差不多...啊啊啊...慕生出来了,好帅啊...”

    正在沈面面沉溺在程慕生帅气的身影中时,却瞧见一群人将程记生煎铺团团围住,手中还拿着刀和棍子,明摆着是来找事的!

   “不行!我得去帮他!”沈面面直起身子,揉了揉自己的腰,僵硬的朝马路对面走去。

   “行动行动!”

    烛九和鸦青跟在他的身后,抽出腰间的对讲机,冲着里面喊了两嗓子,只见四周瞬间涌出一群黑衣人,往沈面面的身边移动。

    沈面面透过人群和程慕生对视了一下,慌乱的别过头,脸红的似能滴出血来,他伸手接过鸦青递过来的墨镜戴在脸上,这才缓过劲儿。

  “你们是哪个帮的?识相的话快点滚!小爷弄死你们就跟玩儿一样!”沈面面扯了下嘴角,将手中的刀转了两圈。

  “我们兴隆馆的收保护费,有你这个白毛小子什么事儿?”胡奇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伸手推了沈面面一下。

    由于刚才在对面猫的时间太久,沈面面的腰上完全使不上力气,被胡奇一推,踉跄两下,差点摔倒,幸亏烛九眼疾手快,将他扶住。

  “你找死!”见胡奇如此胆大妄为,居然敢对自己老大动手,鸦青等人拎着家伙就冲了上去,两拨人迅速打作一团。

    就在此时,不知是谁撞了沈面面一下,又是一个踉跄,连墨镜都飞了出去,不过这次接住他的是程慕生。

   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 听到程慕生的声音,沈面面慢慢的抬起头,身子瞬间僵硬起来,他只觉得心跳加速,呼吸困难,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沈巍!今天我已经有了可以战胜你的方法!你就等着跪地求饶吧!哈哈哈哈...”罗浮生今天并没有带人,自己一个人守在龙城大学的门口,一见到沈巍出来就迎了上去。

   “哦,很棒,你赢了...”因为昨天的事,沈巍被沈大山唠叨了一晚上,所以今天他决定避免和罗浮生正面冲突。

    沈巍的敷衍态度,让罗浮生更是气愤,看着和自己擦肩而过的沈巍,他刚想破口大骂,却发现他的背包上挂着一个熟悉的东西。

   “好啊!没想到沈家大少爷居然是个小偷!”罗浮生一把抓住沈巍的胳膊,将他扯了回来。

    沈巍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罗浮生,“啊?我偷什么了?”

   “我的小兔子!那是我爸亲手做的,现在为什么挂在你的包上?”见沈巍不承认,罗浮生伸手指了指他背后的包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   “哦,捡的啊...”沈巍看着罗浮生的嘴唇有些出神,他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居然可以如此的呱噪,他突然心生一计,将头慢慢靠近罗浮生。

   “我不信!你这个人最是阴险狠毒,一定是你提前探知我今日有了必胜的法宝,所以故意偷走我的小兔子试图...唔...”罗浮生只顾着分析事件,并未注意到沈巍的变化,就这样被他的唇堵住了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 等罗浮生不再挣扎,沈巍才将嘴移开,伏在他耳边先生说道:“你太吵了!”

  “你你你!我我我!哇啊啊啊啊...”

    看着捂着嘴哭着跑远的罗浮生,沈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嘴角扯出一抹富有深意的笑,“甜的...”

   

评论(19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