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【迟生/巍生】庭院深深5

甜甜甜!

5

   “让你查的事有结果了吗?”迟瑞放下手中的文件,抬眼看了下站在对面的手下。

   “是,属下四处打听,最后觉得符合督军描述的的只有一人,洪帮的二当家罗浮生,他是洪正葆的外甥,虽然两人是亲戚关系,可洪正葆对他并不亲近,他的父母都不在了,小小年纪就帮着这个舅舅拼命...”说到罗浮生的身世,他的心里不禁有些唏嘘。

   “这样啊...”迟瑞靠在椅背上,若有所思的搭着话,“他一般都在什么地方出现?”

   “据说美高美现在归他管,他经常在那里出现。”

  “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迟瑞冲他点了点头,示意他离开。

  “是!”

    看着关上的房门,迟瑞从椅子上起身,来到窗前,闭上眼睛感受着洒在自己脸上的阳光,过了许久,扯了一下嘴角,许是被暖阳感染,这抹笑容也有了温度。

  “浮生,以后便由我护着你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“好!”

    罗浮生虽说已经撇去了许多过去的习惯,可是这戏却是怎么也戒不掉,今日得空便又来听上一曲。

  “我寻思着是谁在这大吼大叫的,原来是你啊!识趣的话赶紧滚蛋,别在这儿碍眼!”

    罗浮生翻了个白眼,这个熟悉的声音他基本上三天就能听到一次,扭头一看,果然正是胡奇带着几个兄弟,凶神恶煞的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 罗浮生伸手拿起脚边的砍刀扛在肩头,饶有兴致的看着胡奇,“说我呢?我看你是皮痒了吧!前几日是谁像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跑的?你这是伤好了又来讨打了?”

  “呸!今天没空跟你玩,我今日是来找九岁红去唱曲的!没你什么事,一边玩去!”见罗浮生随身带着刀,胡奇不愿与他过多纠缠。

  “我掏了钱就是客人,这戏还没唱完呢,我走哪去?你找人家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搭理你啊!”罗浮生这两年来,别的不敢说,这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越发溜了,这还都是拜胡奇所赐。

    罗浮生转过身,看着台上的九岁红开了口:“先生愿意虽他去吗?”

    九岁红面露难色,冲着胡奇鞠了一躬:“实在是抱歉,那日便已经回绝了,还请您回去吧...”

   “听见没?滚吧!”听了九岁红的话,罗浮生举起手中的刀,指着胡奇。

   “你这个小兔崽子!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育你!”本就因为被九岁红驳了面子而气恼的胡奇,看着罗浮生叫嚣的样子,更是怒不可遏,掏出腰间别的枪瞄准了罗浮生的脑袋。

   “督军,现在过去...”

    看着罗浮生悠然自得的样子,迟瑞嘴角挂着一抹浅笑,冲身旁的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 眼见着罗浮生夺过胡奇手中的枪,卸了枪里的子弹,并转身一脚将胡奇踢飞,就在胡奇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时候,迟瑞挑了下眉毛,嘴唇轻启:“行动!”

    军队的人突然闯入,把一群人团团围住,罗浮生一脸茫然的看着被两三个官兵按在地上的胡奇,“你找来的?”

  “你放屁!我找来的能抓我吗?”胡奇对此事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 “迟...迟瑞?”罗浮生惊讶的看着向他走进的迟瑞,今日的迟瑞与那日不同,穿着军装看起来威风凛凛的,让他差点认不出来。

   一看到罗浮生,迟瑞眼神中的冰冷转瞬即逝,“这么巧啊!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

  “你是迟...”胡奇也认出迟瑞的身份,刚要开口,却被迟瑞一个眼神瞪了回去。

    罗浮生没有注意到气氛的微妙变化,一把搂住了迟瑞的肩膀,“没看出来啊,你这身打扮还挺帅的!你这是...”

    迟瑞把头伏到罗浮生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混口饭吃罢了...”

  “罗浮生!你帮忙说句话啊!道上的规矩你忘了?”眼看自己就要被押走,胡奇赶忙向罗浮生求救。

    罗浮生不耐烦看了胡奇一眼,转头冲迟瑞尴尬的笑了一下,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:“那个...他...”

  “放了他们!”迟瑞看出罗浮生的心思,不愿他为难,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先行下了命令。

   

  

   

评论(31)

热度(8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