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

先看置顶再选择性关注!谢谢!

老罗家真的好复杂,爷俩都是下面的,偏偏俩人还是爷俩,搞得不得不每次还得拉个炮灰娘,郁闷死了🙄


【巍生/迟勤】替嫁6

6

     罗勤耕在迟府郁闷了两天,经过细心观察(听墙角)大概了解了一下迟瑞的身份,本以为他左不过是个小队长,没想到竟然是督军,这下更是没了逃跑的指望,若是一不小心将人引入江东,怕是连洪帮都要跟着遭殃。

    可是他这次急着回去是为了自己和沈家的婚事,如今自己与帮里断了联系,也不知道大当家的有没有法子应对。若是顺利解决倒还好,若是出了什么岔子,怕是第一个被拉出来挡枪的是罗浮生,远在天边的迟瑞不好惹,这尽在眼前的沈家更不是好应付的主,这可愁坏了罗勤耕。

     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罗勤耕心中已经有了打算,硬碰硬是肯定不行了,那就来软的,给迟瑞做个狗腿子,把他哄好了,警惕性没那么强了,自己也好找个机会和浮生联系一下,报个平安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  说干就干,俗话说的好: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要抓住这个男人的胃!!!???意思差不多就行了,罗勤耕自认为别的本事没有,这做饭和写字的水平可是引以为傲的,他十三岁就开始自己带娃,为了养活好一个小崽子可是没少下功夫,偏偏这小崽子还是个刁舌头,为此他还专门学过一些。

     罗勤耕和下人们借了厨房,顺便挑了几样菜,便开始埋头苦干,想着若是得了迟瑞的赏识,将自己留下做个厨子,这厨子必定要亲自出门采买,这一出门边有了与外界联系的机会。

     由于他性子和顺,长得也良善,再加上迟瑞并没有和下人说过他的身份,大家都以为他是主子的客人,自然不会为难他,甚至有些爱拍马屁的还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打下手。

     忙活了半天,罗勤耕小心翼翼的将盘子放在食盒里,迈起步子也是一万个小心,毕竟自己的自由可就全仰仗它们,自然是宝贝的紧。

     罗勤耕和下人打听了迟瑞的所在,便赶着去了书房,瞧着门口没人,便放轻脚步溜了进去,可这书房的在屋并没有人影,他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,用喜滋滋的拍了两下,转身准备去里屋叫人。

    “啊!”罗勤耕这刚一转身,只见迟瑞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背后,经这一吓,腿上一软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 迟瑞狐疑的打量着罗勤耕,又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盒,拧着眉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这会儿罗勤耕已经回过神,迅速从地上爬起,将食盒的盖子打开,把里面的饭菜一一端出来,“那个...我这来府上已经叨扰几日了,实在是心有不安,所以特意为您准备的几样小菜,也算是不白白在府上吃住...”

     迟瑞没有说话依然面色凝重的审视着罗勤耕,罗勤耕被这刀子般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,再加上他本就是有目的的,便更是心虚。

   “没毒的!”虽说是实话,可这突然拔高的音量,倒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。他心里一急,拿起筷子挨个吃了一口,甚至连米饭也吃了一口,不等嘴里的饭菜咽下,便鼓着腮帮子开了口:“没毒...真的...”

   “出去吧,以后没事儿不要在府上乱跑,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

     满心的热情此刻被浇了一盆冷水,罗勤耕也顾不上将饭菜收走,垂头丧气的从书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 看着离去的罗勤耕,迟瑞冷笑了一下,随手拿起一盘菜放在脸前闻了两下,“居然还想勾引我,不过这菜做的还不错,哼...”

   

每天都在懊恼没有加上井然...初恋有了,成熟温柔的有了,孩子气的也有了,就缺一个高冷别扭的...遗憾

(;´༎ຶД༎ຶ`)


【all生】缺一不可12

沈巍/夜尊/程慕生×罗浮生    甜宠


12

    

    由于半夜胃又开始痛,罗浮生折腾到了凌晨才沉沉睡去,这会儿被门铃吵醒,他伸手拿起床头的闹钟,看清时间后一个激灵翻身下地。

   “对不起,我起晚了...”罗浮生慌慌张张的跑到楼下去开门,本以为是沈巍等不及了来叫门,谁知门外站着的竟是沈巍的弟弟。

   “沈巍弟弟?怎么是你?沈巍呢?”罗浮生踮起脚伸着头往沈夜的身后张望。

    沈夜明显对这个称呼很不感冒,故意伸手用力揉了揉罗浮生的头发,看着他炸毛的头发,很是满意,“我哥临时要去趟学校,他怕你等着急,所以让我先来接你,早知道你还睡着我就不费这功夫了,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路可是闯了两个红灯呢!”

     罗浮生皱了下眉头,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他不喜欢这个人,所以也不愿和他多说什么,可碍于沈巍的关系,他也不好把人撵走。

    “沈巍弟弟,你先坐一会儿,我得换个衣服洗把脸...”罗浮生指了指客厅的沙发,示意他自己过去待着,然后便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 沈夜心中不悦,伸手将罗浮生拽住,“我不叫沈巍弟弟!”

     罗浮生第一时间拍开他的手,心中不耐烦声音也跟着高了几度,“我怎么知道你叫什么?”

    “我昨天明明告诉你了!”沈夜的表情有些复杂,没人会喜欢被人忽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 罗浮生只觉得他莫名其妙,若不是因为沈巍,他连这个人是谁的弟弟都不会记得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人总能轻易的激起他的怒气,“我不记得了,怎么了!”

     沈夜没想到罗浮生会生气,更没想到他竟然会气的红了眼圈,气氛也变得十分尴尬。很快,沈夜脸上的惊愕瞬间被笑容取代,“那...那我就再告诉你一次,我叫沈夜,shěn yè...记住了吗?没记住的话我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  罗浮生心中还是有气的,可看着沈夜讨好的笑容,他也不愿意给人留下斤斤计较的印象,抿着嘴往楼上走。

    “你记住了吗?”没有得到回应,沈夜有些不甘心,可他不想再惹罗浮生生气,伸出去的手在还未触碰到罗浮生之前赶忙收了回来。

    “记住了!沈夜!”罗浮生回过头,翻了一个大白眼,语气中也是满满的不耐烦。

    “嘿嘿,那你快着点儿!”

     瞧着沈夜开心的样子,罗浮生有些晃神,一瞬间竟觉得眼前站着一只摇尾巴的大型犬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 “你不会是在心里编排我呢吧?”沈夜狐疑的盯着罗浮生。

     罗浮生没有回答,径直回了房间,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,跟着沈夜出了门。

     沈夜这个人似乎嘴巴闲不住,总要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,惹得罗浮生翻了不少白眼,实在逃不过就“嗯啊哦是”的应付了事。

    “你先跟我上去等着,一会儿我哥过来接你!”

     罗浮生从车上下来,抬头看了看面前气派的高楼,他记得这里,是沈夜工作的地方,可他没想到沈夜会带他来这里,心中有些不安,“你们上班可以随便带人进去吗?”

     似是得到提醒,沈夜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掉,盖在罗浮生的头上,“你用这衣服蒙着头,要是领导看到了,我就说你是公司的同事,因为不舒服才讲头盖着的,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 罗浮生心中还有疑虑,可见着沈夜自信的样子,也就没再说什么,默默地拉紧衣服,免得被人看到。因为看不清路,只能任由沈夜拉着他走,直到头上的衣服被沈夜拿下来。

   “老板,这个文件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 听到有人叫老板,罗浮生刚要找地方躲藏,就瞧见说话的人拿着文件夹走到沈夜的身边,他惊讶的看着沈夜,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,气的涨红了脸。

   “沈夜!”

   “开个玩笑嘛...”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
😂每一个默默看超能学院的孩子,都会在最后缓缓的打出一个“?”


替嫁5



5

     如果要问罗浮生,嫁入豪门的感受,那么他一定会告诉你,费脑子...比如此刻,他名义上的丈夫,实质上的后爹,正步步紧逼,眼神中的玉火似是能将他烧成灰烬,而他必须要在被推倒之前,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,保住自己的小屁股...

    “我...我头疼...”罗浮生一边后退,一边伸手捂着脑袋,小脸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 沈巍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,自然不会就此摆休,“是吗?刚才我还见你在院子里踢狗呢,笑的那么开心,不像是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 见沈巍不上当,罗浮生一时间又找不到其他理由,只能更卖力的表演,“我...突发的!刚才不疼,现在疼,哎呀...好疼...”

   “既然如此...”沈巍将罗浮生逼到床边,却不再进一步行动,“那我就叫人去找大夫来,头疼可不是小病,拖不得,找个洋医生吧,打一针的话应该会好的快点。”

    “啊?我...我头不疼了...”罗浮生最是怕疼,自然不愿意打针,吓得他赶忙拉住沈巍的手。

     沈巍难掩笑意,一把将眼前的人揽入怀中,轻轻的在他的耳边吹了口气,“是吗?那我们...继续?”

     罗浮生年纪轻轻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,可这人到底是自己的后爹,他是断断不能被美色迷了心窍的,灵机一动又用手捂住了肚子。“我...我肚子疼...”

    “那你躺床上我给你好好揉揉。”沈巍轻轻勾起嘴角,适当用力,将罗浮生推倒在床上,一只手摸索到他的小腹,一深一浅的揉着。

    罗浮生咬紧牙关,他总觉得这个人是故意的,揉个肚子也是暧昧的不得了,让他心里痒痒的,干脆又翻个身抱住了腿,“我...我肚子不疼了,我腿疼!”

     沈巍挑了下眉毛,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,“没关系,用不到腿的...”

    “我...我...”眼看着沈巍的脸越来越近,罗浮生吓得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来。

    “我们已经成亲五天了,你已经找了各种理由拒绝我了,不管你今天说什么,都没有用...”沈巍已经铁了心了,今天一定要将他吃了,前几日由得这小人儿拿言语诓骗自己,本想着他只是害羞,哪知过了这许多天还是不肯和自己圆房。

    “其实我...其实...其实我不是...唔嗯...”不等罗浮生出言辩白,沈巍的嘴便贴了上来,一双手更是不老实的探入衣服内,惹得他微微颤栗。

   “别怕,相信我。”

【哇塞,是车车耶!路边的群众纷纷停住脚步,掏出手绢,捂嘴哭嚎...】

     经过一夜的翻云覆雨,罗浮生此刻趴在床上动弹不得,定着眼下的乌青,流着悔恨的眼泪,奋笔疾书...“遗书的遗字怎么写的来着?”

     不等他将字想起来,便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正在靠近,吓得赶忙将笔纸塞进枕头下面。

     与罗浮生不同,沈巍倒是精神抖擞,容光散发的,瞧见罗浮生已经醒了,赶忙端着手中的饭菜坐到床边,“醒了?我看你行动不便,就把你喜欢的菜端回来了,我喂你。”

   “我自己来!”罗浮生心中有怨气,不愿意给沈巍好脸色,赌气的撑起身子,却被痛感打败,“嘶啊...还是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 沈巍眼含笑意,毕竟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受点白眼也是无妨的...

    




   


替嫁还有一更

替嫁4



4

    “你...你...你要干嘛?”面对突然靠近的沈巍,罗浮生吓得往后挪了挪,拉着被角把自己裹住。

     沈巍微微一笑,伸手拉下被子,在他的脸上轻轻落下一吻,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,意图非常明显。

   “干嘛!”罗浮生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,被亲过的地方还在发烫。

    见他不为所动,沈巍狐疑的盯着罗浮生看了看,嘴角轻微抽动一下,“早安吻,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了,你忘了?”

    听了这话罗浮生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,这话打死他都不信,毕竟自己父亲食古不化的性子,怎么可能做出这等有伤风化的约定,不过转念一想,若是父亲的思想不开放,又怎会同意嫁给一个男人,许是闺房情趣吧...

     可这却苦了他了,瞧着沈巍还在等着,看来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,干脆一咬牙把心一横,噘着嘴就贴了上去,儿子亲爹,天经地义!

   “真乖...”沈巍嘴角噙着笑,显然对罗浮生这一吻很满意,“快些起床吧,我去看看早饭准备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 见沈巍转身出了房门,罗浮生这才舒了一口气,庆幸自己还未被识破。

     找出昨天事先准备好的父亲的长衫,虽说自己穿的并不习惯,可好歹还算舒服,眼下罗浮生看着镜子中自己头上的鸟窝犯了难。

   “昨天她们怎么弄的来着?”嘴里小声嘀咕着,手上也是一刻不得闲,可这头发就是弄不成父亲的样子。且不说他一个大小伙子平时根本就不注重形象,每次出门恨不得随手抓两下就出门,更何况他还是个自然卷,偏偏他那老爹不是...

     捯饬了一个钟头,罗浮生此刻已是一肚子气,抓起手中的梳子扔到一边,正扔到从门口进来的沈巍脚边。

     沈巍弯腰捡起地上的梳子,径直来到罗浮生的身边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 罗浮生张了张嘴,可又没法说出事情的原委,只能把气往肚子咽,“没怎么...”

    “那就快去吃饭吧,一会儿我还要出去呢。”沈巍的眼神在罗浮生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,却没有追根刨底,主动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 忙活这一早上,罗浮生早就饥肠辘辘,痛痛快快的跟在沈巍的身后,看着满桌精致的饭菜,口水都要溜出来了,以至于吃的太过忘我好几次都忘记保持仪态,后来瞧着沈巍并没有什么反应,也就撒开膀子顾不得许多了。

    饭毕,沈巍便要出门了,罗浮生也乖乖的送他到门口。

    “来吧...”

     罗浮生茫然的看着沈巍,“什么?”

    “出门吻。”说罢,沈巍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 罗浮生总觉得有诈,可他又不能问,如此私密的事情,除了当事人,别人也无从查证,他极不情愿的踮起脚在沈巍的脸上落下一吻,出于报复,他呼吸发出夸张的“姆嘛”声,惹的周围随行的下人都低下了头,沈巍的脸也染上了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  沈巍不自然的伸手推了推眼镜,“那我走了,我会早点回来陪你吃晚饭的。”

    “嗯,走吧...”罗浮生心里乐开了花,可脸上还要做出不舍的样子,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


龙啊,你啥时候能亲亲鱼,抱抱驴???

曾经我是鸭,现在我是狗...